Noooooone

沉迷美色,不可自拔

[蔺靖] 道不同 序章


   






     天监十四,琅琊初建。

     次年冬,一人一马驶至山下,而那里早已有人等侯。

     室内的茶已煮至沸腾,蒸气从壶中腾腾升起,颇为温柔的笼住了跪坐两侧的二人。
    

     本该是一个安静的赏雪日。

     “蔺卿真是好本事,短短数年便让琅琊阁声振天下,连朕也听说了。”梁帝将茶壶从热炉上移开,清香溢满。

        那人伸手握住壶柄,为两人面前茶杯堪堪倒上七成满,随手端过一杯,看着茶叶在其中沉沉浮浮,悠悠的开了口。

     陛下莫要忘了,草民早已辞官。至于这琅琊阁,不过是草民为妻儿寻得一处安居的地方罢了。

     琅琊阁做的生意虽广,却不会涉及朝堂。

     还请陛下放心。

     梁帝脸上阴晴不定,他亲赴琅琊阁确实是为讨一个安心,但听前面此人开口便将话说的如此清楚,竟凭空生出了股愧疚之意,
     但也只是一瞬。

     对面的人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便笑:“陛下,茶快凉了。”

     说完,不等梁帝反应,袖袍一摆,大踏步走到门口。

    “蔺晨多大了?”梁帝幽幽开口。

     门口那人身子一僵,转身盯着梁帝。

     陛下如此关心草民家事,真是受宠若惊。

    “朕看这琅琊终究不适合孩童,不如进宫,与景琰他们做个伴。”

      蔺晨何德何能,得陛下厚爱,但年纪尚幼,怕是坏了规矩。那人咬紧牙关,双手纂拳,做最后挣扎。

     梁帝好似没有听见人的辩驳,低垂眼眸,自顾自道:“蔺晨如此聪慧,将来必定大有作为,蔺卿莫要辜负了朕一片好意。”

     宫中森严,若是前往金陵,不如让犬子待在祁王府中,恳请陛下允准。

     梁帝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妥协了,微微吃惊,神色一暗:“朕答应你。”

    告辞。

     等他再转过头,人已消失不见,只留下一丝若有若无的山间气息。

     人既已走,这茶凉不凉,也就无所谓了。

    
未完待续

啊这章都要没脸打蔺靖tag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