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oooone

沉迷美色,不可自拔

[伪装者][楼诚] 方舟 (一)

隔山灯火:

楼诚一日,不算长篇,只写了一天之内发生的事情,我争取尽快写完。


时间是杀南田之后第二天,泰山百货杀李秘书那天之后。


我还是最爱写出任务啦,各种争分夺秒杀人放火送情报,任务细节百写不厌~


另一个出任务杀人小短篇:万人行处


 


 


一、


 


凌晨四点四十八分,明公馆的电话响了。


七声,前四后三,两次之间相隔一分钟,明楼披衣而起,片刻之后,门上传来熟悉的敲击声。


很轻很细,如同冬日起得最早的鸟,用小而坚硬的喙,柔韧而坚定地啄着黎明前最后的黑暗。那是明楼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来自他最熟悉不过的手,于是他放任自己回到床上,再次堕入有点疲惫的梦境。


二十分钟后,明楼忽然睁眼。


不定期变换的暗号就像呼吸一样熟悉,他确定自己没有听到特别紧急的信息,而阿诚会在拂晓之前悄然出门,然后披着晨露,带回最新的电文和清晨的第一缕阳光。


还有热气腾腾的早餐,次数不多,他们偶尔会在车里迅速地解决掉,阿诚还嘲笑过他掉在大衣上的一粒白芝麻,而他严肃地掏出手帕说:“时间紧急,开你的车。”


这并不是一个很特殊的早晨。


只是,完全清醒的明楼想,阿诚才刚受了伤。


他起身拉开窗帘,隔着玻璃上的霜,模模糊糊地看到随风摇晃的树影,觉得天气比昨日更冷了一些。


 


天色微明。


阿诚迎着风走在大街上,围巾裹得紧紧的,脚步比常人略快,像一个去上班的小职员。小职员应该对每天上班的路无比熟悉,起得早,便不需要特别着急,时间允许的话还可以找个背风的摊子,吃碗小馄饨,就着刚买的葱油饼。


四个饼,吃一个,三个留给他在同一家事务所做抄写员的女朋友,生怕她吃不饱。


阿诚对自己今天早上的伪装很满意。


他穿了一件大哥早年的旧大衣出来,做工虽好,但年头多了并不扎眼,并且那时大哥的身量只比自己宽一点,穿起来略有余裕,不会扯痛伤口,也便于行动。只是四个葱油饼,自己一个,大哥吃三个不知道够不够,明台看见了也要抢的,阿诚略停了停,决定折回去再买一个。


或者两个。


手里刚出锅的葱油饼包了三层油纸,像一个热乎乎的小暖炉,太阳出来后,风也略缓了些,阿诚第二次经过旧书店旁的巷口时,一个瘦弱的年轻女子攥着一本天主教堂发的彩色小册子,问正在卸门板的老板:“有旧的圣经吗,便宜点的?”


阿诚目不斜视,走了过去。


老板说没有,女子折进了旁边的小巷。


街上人还不多,阿诚走到街对面的一个报童面前,买了两份报纸。找零钱的时候忽然听见一声轻响,他蹲下来,多给了瑟缩的报童五角钱,摸摸他的头说:“天冷,去找个背风的地方暖暖吧。”


报童连声道谢,攥着钱跑了,书店老板进屋生火,清晨的街道上一时间空无一人。阿诚迅速闪进巷子,扶住正沿着墙壁滑倒的女子,压住她腹部血流不止的伤口。“人跑了,”女子急促地喘气,“还、还在……方舟……方舟!”


生命随着鲜血迅速流失,女子眼中的光芒暗淡下去,她攥着阿诚的手艰难道:“快追……他……认识……”


巷子幽深,触目所及没有任何人影,女子吐出了最后一口气息。


 


明台起得不算迟。


他本来很困,昨日被困泰山百货,杀人脱逃,折腾了一天,回到家还要听大哥啰嗦,实在累得不行。可是越睡肚子越饿,心里想着过河拆桥的阿诚哥应该会做早餐,于是爬起来穿衣服。


“阿诚哥我要饿死啦,”早八点,明台嚷嚷着下楼,乍见大哥衣着整齐地坐在客厅,吓得把哈欠憋回去了,低眉顺目道,“大哥,早。”


明楼大衣的扣子扣得齐整,围巾拿在手里,低头看表。


“大哥吃饭了吗?”明台小心翼翼道,“阿诚哥呢,在厨房吗?你们是不是该上班啦?”


明楼抬头看了他一眼。明台不说话了。


阿诚没有回来。


距离他离开家门,已经过了三小时零七分钟。


他是开车走的,几个联络点加上备用的地点,最远的也只有半小时车程,不论下车换用哪种方式行动,他都该回来了。他们通常早上八点十五分出发,八点四十分到达市政府办公厅,九点前安排好一天的工作,还可以留下五分钟喝一杯滚烫的咖啡,从无例外。


明楼站起身来。


“大哥!”晃悠到窗边伸懒腰的明台忽然道,“你看!”


一辆黑色轿车悄无声息地开进来,停在院子里。不是阿诚,明楼的心迅速沉下去,那是七十六号的车。


汪曼春制服皮靴,一手拿着枪,一手拎着别的什么东西,下车按响了门铃。无数种可怕的猜测在脑中飞掠而过,明楼只瞟了一眼就迅速从窗边离开,带着微笑打开了门。


“师哥!”


汪曼春进屋,把枪和东西不轻不重地放在桌上,笑得很甜。而明楼的目光在桌子上停留了一下,依旧微笑着问道:“是什么?”


“阿诚的围巾,”汪曼春笑,“师哥不认识了?”


桌面上暗红色的织物散开,颜色像血。


正准备回屋换衣服的明台猛地转过身来。




——————————————————————————


阿诚木有事,他去诱杀叛徒送情报了。只是才受了伤又被我派去出任务,也是狠心啊掩面……只是想看大哥心疼而已嘛~


汪曼春是阿诚用来给大哥传话的XD



评论

热度(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