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oooone

沉迷美色,不可自拔

【邪教有毒】戏仿:一种被忽视的文学方式

Sine:

垃圾君:



谢谢兰太太给《玛丽蔺》的长评,受之有愧,却之不恭。


玛丽蔺链接




豆馥:



想写这篇已经很久了。

 

一直觉得戏仿(parody)是一种被世俗读者忽视的文学写作方式。可能在我们的文学传统上,文以载道的宏旨太过强大,以至于戏仿一直以一种被误解的边缘创作形式而存在着。总有那么多作者,更愿意一本正经地去写一个也许并没有那么值得一本正经的题材。

 

比如说LYB.因为阁主,看了一点,然后就被学历史的朋友们吐槽说,你居然在看这种家庭妇女式的朝堂权谋?简直玷污了我们那三流母校那爱过进步民煮扣学的高洁情怀以及宇宙第一名校的国际视野!为了向她证明她们的判断是一种谬误,于是我认真研读了原著,然后发现,嗯,她们说得对极了……

 

对于LYB的历史正剧情怀,我看完原著只有一种感受,那就是我们果然进入了资本时代!资本是现今社会塑形的最大力量!!!马云爸爸,对,你说得都是对的!思聪老公,你说欧洲的历史比美国的历史也可以!这种感觉。我不知道LYB的观众群是否有经历过高阳和二月河历史小说的时代,如果不提姚雪垠那么遥远的时代的话(人家明明才十六岁而已,知道这么多只是单纯因为一目十行CPU转速太快了嘛而已~),其实在我看来,二月河式的历史小说写法已经是上帝视角杰克苏到了极点了(插一句,后来那么多清朝穿越小说,其实说穿了都不过是二月河三部曲的女性化同人罢了),但万万没想到,二月河式的写法对照现在流行的风格,也许已经变成了一种近乎是古典主义的历史小说写法???

 

尤瑟纳尔说,她从来不写女性主角,无它,因为女人的世界太小了。我知道她具体想说什么,但还是得说,这话放在LYB那里也太合适了吧。虽然作者显然是把它当作历史向的正剧来写的,甚至是以男性化著称的,但是——明明这就是一个玛!丽!苏!好吗!连主人公的名字都昭示着这一点呐。

 

真正的宫廷争斗,不光是血腥的,残忍的,更主要的是它应该是晦暗不明的,所有人,包括历史学家在内,都不可能以一种可以把它放在手掌里把玩的方式来讲述它。我们只能在偶尔的一瞥中,看到历史的一个阴影。它是细思空寂,它是百思不解,它是无言以对——总之,就是不会是一种玛丽苏。我曾经不遗余力地卖过盂兰变的安利,要我说,这本小说的奇诡写法,才真正写出了盛唐时期那种阴郁悚然的政治争斗的氛围——但貌似吃过安利的很多朋友都反馈说,根本看不懂在说啥啊……盆友们你们需要来自哈佛大学东亚研究方向的王德威教授的加持呐,那篇序言大家看了么……

 

不过,鉴于马克思还是恩格斯还是列宁说过,反正资本的逻辑就是逐利——资本是没有智商的。好吧,那么山影你说LYB是朝堂权谋的巅峰就巅峰吧。我没有钱,所以我的意见不重要。

 

等等,这难道不是一篇邪教文评么?作者你胡说八道了那么久,你到底想说什么???

 

好吧,其实我是想说,就是因为有了那么多根本够不上严肃的东西却被资本以严肃的面貌呈现给大家——所以,来自拉伯雷和塞万提斯的文学传统才变得那么重要,因为现在只有戏仿才能对抗由资本塑造的虚假的崇高和严肃。

 

好了。现在开始剧情概述。

 

在这篇蔺晨和陛下的邪教文里,首先作者就用标题告诉了大家,她决定拆解虚假的历史正剧的宏大决心。随后,她选择以一种显然是在调侃某种十四岁的卖花姑娘年龄层次以下的少女逻辑的文类写作。基于这两个基本写作共识,然后她安排了蔺晨入宫,在柳后病死后成为梁帝的新妃。可是蔺晨明明是男人呐,为什么能够进宫,梅长苏不管么,陛下他不瞎么,蔺晨没疯么,沈大人蔡大人不反对么,还有居然到现在在xyxf大撕过五百回合的lof上居然还没有人来挂这篇文?不合理呐,太不合理了。

 

不合理就对了哟。不然怎么说它是邪教有毒呢——因为觉得不合理的读者都被毒坏啦。

鉴于上一篇倾杯的长评,被作者反馈说因为把她写得太好了,所以她拒绝转载和点赞,我决定吸取教训。放弃文本细读这种可能会让作者觉得自己底裤不保的羞羞哒的方式,改用大而化之,一统江山,三言两语,概述一下的写法。

 

这篇邪教,我推荐过好几个朋友看——谢谢你们出于对我的信任,又一次毫无防备地吃下了有毒的邪教,大家的反馈一致是,苍天呐,大地啊,这么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们居然吃下去了,还没有被毒死?没错,我推荐给你们的时候,就是在想要是能真的毒死就好了,谁让你们之前鄙视我看蔺晨cut了。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没错,这就是戏仿作为特殊写作方式的精华。看起来完全不合理的东西,但是经过巧妙的剪切(这篇文里作者使用了大量的蒙太奇式的跳转和cut,时间和空间多次发生过奇妙的扭转),灵活的复调(作者在内聚焦外聚焦叙事者声音插入自由间接引语自由直接引语之间,自如地跳跃转身旋转,却最后没有走向陀思妥耶夫斯基而是走向了拉伯雷也是很沉醉),匪夷所思但又好像这样也可以的历史叙事逻辑(内里涉及朝廷党争,新旧交替,逢迎主上等等),于是它成为我在lof上见过的最有毒的邪教文。

 

但是,你们以为作者只是在恶搞,在解构么?图样图森破,如果只是解构,是构不成戏仿的。戏仿的精髓在于,它在解构的同时,同样也在建构。

 

LYB的原作者最得意的地方是什么,通过写残酷的朝廷勾心斗角,弘扬了正气,讴歌了真爱吧?

 

对!所以有毒的邪教就要拆解掉它那假正经的历史观,构建一个自己的。

 

你问我那作者想构建的历史观是啥?

 

我只知道作者后来又写了两百集的邪教有毒日常,然后她不准我揭穿她胡说八道画皮之下的逻辑和三观……

 

所以,就麻烦大家自己去看吧。

 

上次写完长评,糕太说我把她夸得太好了,那这次我就夸一下我自己吧,每次看到自己写的长评,都恨不得可以分身给自己的文也写一个,嗯,就像围城里的那谁一样~



评论

热度(121)

  1. NooooooneSine 转载了此文字
  2. 伊人心海垃圾 转载了此文字
  3. 氰化氢其实是无色的Sine 转载了此文字
  4. Sine垃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