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oooone

沉迷美色,不可自拔

做妖精的本钱

香茅薄荷:

盂兰变:



枪枪老师说得特别好,看剧就看剧嘛,为什么总是要联系生活,我理解你们不喜欢曲小姐,但你不能阻止我表达我对曲小姐的爱意!


 


难道你们指望看个电视剧还能学到人生经验?


 


当然不能啦。枪枪老师的话总是那么有意思。可惜,HLS的主创团队对自己要求严格,若是我说正午阳光制作HLS时就是把它当作一部玛丽苏电视剧来做的话,HHL老师肯定第一个不同意。HHL老师的微博上曾贴出过HLS原作者的一篇访问(戳我),原作者在访谈中详细地介绍了自己写作HLS的缘起和抱负。简单地概括一下,就是原作者在小说写作中是注入了她对生活、对职场、对女性身份以及社会问题的诸多思考的。


 


也许是作者的自我定位在先,又或者是从山影分出的正午阳光始终不忘拍摄正剧传播正能量的光荣传统,因此HLS被呈现给观众时,在宣传定位上始终是以现实向正能量都市女性大戏为主的。摘几段百度百科上引用的媒体宣传稿:


《欢乐颂》既是婚恋指南教人辨识各色男人更教人尊从内心去爱;也是职场宝典,既有江湖规矩也有生存指南。通过安迪、曲筱绡这些精英们如何处理自己的平常际遇,樊胜美、关睢尔、邱莹莹这些普通职场搏位者又是如何在奋斗的路上不失去本质之美,一步一步、一天一天地诠释了几种女性改变命运途径的艰辛与技巧,闪耀着处世智慧。(搜狐娱乐评)


《欢乐颂》的可贵之处就在于,始终传递着与时俱进、积极向上的价值观——剧中从不回避五个女性各自的缺点,在生活、职场和爱情中犯的错误,但同时,不管家境如何,资质如何,处境如何,她们又都在努力工作、积极生活、互相友爱着,在不断变得更好,展示着女性命运、情感、行为方式、思维习惯在21世纪中国大发展的大气候中的成长轨迹。(新浪评)


作为一部都市女性剧,《欢乐颂》并未包裹在女性成长爱情的套路之下,它从女性视角出发,在格局上进行一定创新。从播出的剧情来看,故事虽侧重于辅线的铺设,但剧情却不落俗套,加之不傻白甜不玛丽苏的人设,在开播首日便俘获了观众的好口碑。(新华网评)


 


从HLS的媒体宣传稿来看,在以娱乐观众为主的网剧满天飞舞的影视业大环境下,还能有如此情怀如此定位的现实向正能量电视剧,不靠傻白甜玛丽苏的人设搏出位,实在是令人一定要为它叫好。然而,在制作团队向观众许诺的“观影期待”和最终交出的成品之间,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裂隙。一些山影的粉丝试图像本文开头那样,为这一裂隙努力找补,祭出“认真你就输了”的卖萌法宝,可惜更多对山影怀有很大期待的忠实观众们,显然并不愿意为这种拉低制作团队智商的借口埋单。


 


创作失误是影视业这样的团队创作中,非常容易出现的问题。这种情况下,通过卖蠢努力找补不是个好主意。


 


有关曲小姐的争议,大家已经谈得很多了。我只想说,在这个人物身上,HHL老师的团队等于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来跳。


这样不符合正常逻辑的人物行为,最后却帮助主人公一路开挂,收获事业和爱情,成为人生赢家,如果你说你是现实向正能量正剧,那等于就是让观众质疑制作团队的立场;


如果你说这就是一个玛丽苏人设,认真你就输了,那等于就是自己打脸,承认之前的宣传都是虚假宣传,自己给自己往脸上贴价值观的金子;


 


好烦啊,这样艰难的二选一,苍天啊大地啊,拜托快点让HLS播完,快点让观众忘了这部自相矛盾的电视剧吧,不然再搞下去就要穿帮啦 ——估计最近HHL老师的额头上又新添了几条皱纹。


 


回到曲小姐这个人物身上。


既然正午阳光定位HLS是现实向正能量大剧,那我们还是尊重他们的定位,从现实向正能量价值观的角度来讨论她。


HLS里的五位女主角,在创作时都是按照典型人物的方式来写的,每个人都带着自己出身的深刻烙印(参阅原作者的访谈),那么这就是说,偶然性在这里并不是主导创作的逻辑。也对,如果是偶然性挂帅,那HLS还怎么成为一本婚恋指南、职场宝典呢。所以,HLS应该是一部从人物的必然性来创作的作品。


 


之前在《曲小姐的尴尬》里写过她是个尴尬人,她的恶意和攻击始终面向的是,按常识判断,对自己不够成危险的三位普通姑娘。按照常理推断,人类的攻击和恶意一般只在感觉到自己受到威胁的时候,才会有指向性的爆发。但对照曲小姐来看,她对于处境不如自己的三位姑娘,几乎实行的是无差别的攻击。


那么,如果剥除玛丽苏的外衣,这种不符合常人逻辑的剧情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曲小姐不学无术、鄙视努力上进的关小姐,又仇视樊小姐试图通过结婚改变经济状况,说穿了,她努力维护的只是自己不用努力的权力罢了。我不打算努力,所以你们最好也别努力,不过我有好的运气,你们不许有!


因此,HLS中曲小姐这个人物身上所体现的宽于律己严于律人的“双重标准”,如果真的如创作团队所说,是一部现实向正能量的大戏,那么它在这个人物的剧情设置背后,传递出更是一个异常残酷的讯号:


 


即这个社会,最终只会剩下一种自由,即有钱的自由。只会剩下一种价值观,即资本的价值观。


在这种缺乏平等观的自由之下,


刻薄寡恩是敢作敢当。


不学无术是古灵精怪。


不懂作为人的基本尊重,是敢爱敢恨。


只要有了金钱的加持,人物的任何行为都可以被合理化。如果说我厌恶有关曲小姐的一切,从根本上说就是因为这种以资本正义压倒一切的自由观。脱离了平等的自由,绝不是真正的自由。HLS努力营造一个正能量的现实幻梦,然而曲小姐的出现,最终彻底戳破了制作组努力吹起的泡沫。


 


《小时代》里的顾里还会说“我想我们每个人都有一次被原谅的机会”,但到了欢乐颂中……


 


当犯错也成为一种少数人才配拥有的权利,你还敢和我来谈自由平等上进的正能量???


 


 


 ---------------------------------------------------------------------------


 


 老话一句,weibo转发大家自便,标明出处即可。不用私信问我啦。


 


 


 


 


 


 


评论

热度(418)

  1. Noooooone香茅薄荷 转载了此文字
  2. 伊人心海香茅薄荷 转载了此文字
  3. 香茅薄荷盂兰变 转载了此文字
  4. 野狐禅盂兰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