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oooone

沉迷美色,不可自拔

楼春往事

树懒:

miyukiyao:



这篇楼春往事,更多的还是基于原作的基础的




剧里,曼春在湖南上的军校,且和明楼的年龄差比原作更大,很难想象两个人一起参加学生运动,留存




豆馥:







看到老六写明楼。忽然想起其实明楼和曼春的一段往事,似乎不论是在同人还是剧评中,都被大家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然而,在两人年少时期这段情浓的往事,虽然写得模糊,恐怕是一处很重要的伏笔。至今未得人点破,其实颇为遗憾。这处伏笔,对理解曼春的痴情,以及明楼的绝情,都异常重要。不然,明楼就算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无可指摘,但辜负乃至利用曼春的感情一段仍然是不能轻易揭过去,是会让人物自身分裂的。




明楼与曼春年少时,识于上海。虽然小说和电视剧的人物年龄设定都异常混乱,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曼春的叔父谋害明楼的父亲一事,仍发生在两人相恋之前。明镜说自己十六岁接管明家,十六岁即是失父之时,曼春说自己十六岁跪在明家大门口求见明楼一面,十六岁是两人被迫分手之际。




所以说,明楼当年是在明知道曼春是汪家小姐的前提下,瞒着姐姐和曼春相恋的。那么究竟是什么使得当年还年轻,但应该已经不是少年的明楼在明知对方家与自家有杀父之仇的时候,仍然毫不犹豫地选择接受曼春的爱意呢?而之后又因为姐姐的强行介入,而选择抛下曼春,一走了之呢?




更直接地说,当年还是个小姑娘的曼春身上究竟有什么迷住了感情世界绝不可能荒芜的明家大少爷呢?




同人作品对这段往事的补叙,往往集中于用曼春的痴心不倦和明楼的未尝情事来解释,两种解释都太平庸,以至于反而失却了真实。




在曼春的自述中,有一句闲笔不应被忽略,那便是曼春说,你当年一走了之,把我抛下,是日本人找到了我(这段话和桂姨的自述何等相似,这种结构的相似性这里先不表,如果从性别研究的角度看,作者叙事表象下的潜台词何其可怕!如果说,我有不喜欢伪装者的地方,那一定就是这一点了。)。




明楼抛下曼春这句还好理解,可为什么明楼抛下曼春后,却是日本人找到了曼春呢?




曼春虽然是汪芙蕖的侄女,虽然可能年幼便失去父母的照管,但好歹也是汪家的小姐。何以被明楼抛弃之后,却不得不转投日本人来谋求生存的一线生机呢?




这里的隐喻,应该和除夕明楼特意去看曼春一段对照来看。春节不回家,一个人躲在76号,苦闷到变态,因为曼春除了那个叔父,其实早已不见容于汪家的其他长辈了。失怙的孤女,因为自身最后那一点利用价值,而勉强和汪芙蕖保持着明面上的关系,但暗地里曼春其实早已被那个家驱逐。




因为当年和明楼的一段情而失了家?未必。




究其原因,恐怕还是曼春的行事和脾气,不见容于汪家的其它长辈。背后有没有利益关系?这个不好说。但至少除夕夜也不回家,只能靠杀人来排遣苦闷的曼春,和汪家其实已经是撕破了脸的。




那么当年明楼和曼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会留下这样深远的影响呢?




很多同人安排曼春和明楼因类似图书馆借书书店买书之类的日式小清新方式坠入情网。我觉得结合各种伏笔来看,两人当年的结缘,恐怕还在于共同参与学生运动。因为跟着明楼参加非暴力的学生运动,曼春和势力的汪家决裂。因为曾经有过参加运动和斗争的经历,以及与此匹配的狠辣,也才会被日本人一手发掘出来。不然汪小姐养在深闺,又不是坚定的皇军拥趸,又何以能在76号顺风顺水,坐稳高位呢?




而对于明楼而言,因为早年失败的非暴力学生运动的经历,才使得他后来走上暴力革命的道路。在法国正式加入蓝衣社之前,明大公子恐怕在鱼龙混杂的上海早已和多方势力有过接触。不然,到了法国,除了拿学位做教授之余,又何以突然加入特务组织,来实现报国的理想呢?




因此,正是由于两人当年这段同路人的经历,年轻的明楼才对曼春曾有过真正的既怜且爱、相知相恋的感情。只是随着时局的发展,明楼真的走上了救亡的道路,而曼春却始终只是爱着明楼,而并未发展出自己的理想。




也因此,大姐当年的棒打鸳鸯,突然送明楼出国,一方面是气恼自家弟弟居然和仇人的侄女走在一起,另一方面恐怕是身为姐姐的明镜突然意识到明楼在学业之余,还在上海搞了些什么别的名堂。那时候的明楼,对于信仰或理想,恐怕尚只有一个朦胧的概念,然而却已经付出一腔的热血。这种炽热的情感,和他对曼春的感情一样,对明镜而言,都是极为陌生的。震怒之下的明镜,快刀斩乱麻,希望借用出国让事情一了百了。




于是,明楼的出国顺理成章。然而,明楼的走,却未必只是迫于家族的压力。这样的写法,着实把明楼写得太平凡了。设想当时的时局,恐怕明楼一方面意识到曼春和自己同路,其实是出于爱自己得多,出于报效国家得少。而另一方面,明楼在摸索中接触到各种势力,可能发现在上海的碰壁,倒是在海外可能有新的契机。




这样的去国,才合情合理。




因此楼春的感情,当年实起于真挚的投合,而分手也确实是因为道路相左。然而,少年时的各种契机,各种转变,谁又说得准呢?




恐怕连明楼都未想到曼春在理想和信仰上如何随意,但对自己的感情却如此忠实。




也许在曼春心里,明楼才是她的信仰吧。




 




 




 





评论

热度(161)

  1. -史派嘻-豆馥 转载了此文字
    豆馥:
  2. Noooooonemiyukiyao 转载了此文字
  3. Noooooone树懒 转载了此文字
  4. 逆向倒带伊人心海 转载了此文字
  5. 海寇miyukiyao 转载了此文字
  6. 伊人心海miyukiya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