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oooone

沉迷美色,不可自拔

曲小姐的尴尬

树懒:

盂兰变:



关于曲小姐的讨论,其实是个特别没意思的话题。




这个人物既不真实,也不深刻。唯一引人注意的,大概是原作者在描写曲小姐这个虚拟人物的内心独白和长篇谈话时,那肆意淋漓的笔墨和令人叹为观止的丰富语汇。




看到一位夜雨寄北姑娘洋洋洒洒地反驳HLS绝非作者代入白富美,bs底层姑娘们的作品。这个判断很准确。因为曲小姐这个人物的设定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




 




然而,这是否就等于说HLS是一部山影努力呈现“正能量”的诚意之作呢?




 




还是那句老话,不谈正能量我们还是好朋友。HLS是一部最典型的网络玛丽苏小说,和四姑娘的力作《小时代》堪称玛丽苏文学的一体两面。玛丽苏文学抚慰疲惫的都市心灵,满足女性们对情感世界的渴求,这本是一件很好的事情。然而,制作人一定要将玛丽苏和现实向正能量剧作扯上关系——这贴金贴得,就有些过了对吧。毛尖老师曾写过一篇很有名的《梅长苏的脸蛋》,文章不长,但我觉得有关山影和HHL老师的一切,在毛尖老师的文里都说得很清楚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找来读读。




 




前几天见到陈冠中,他说中国现在有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越是常识性的东西,结果越没有人敢说。也许是人人都在等一个孩子喊出“皇帝根本没有穿衣服呀!”可是,等来等去,孩子却始终没有来。




 




回到曲小姐身上。




其实一直觉得曲小姐是个很吸引读者注意力的人物。不过并不是因为她的富二代海归身份,而是因为她在玛丽苏的外表下,其实是一个红楼梦里最常说的尴尬人。




这尴尬首先体现在家庭上,曲小姐的父母白手起家,原来想必也苦过,现在积累了一定的家业,才有了让曲小姐不学无术、花天酒地的小小本钱。这样的家庭刚刚迈入富裕阶层,然而享用这幸福的时间显然还太短。在财富梯度上,正处于不上不下的地位。




其实这尴尬体现在智力上,曲小姐的智力够她游戏人生,但却不够她像安迪一样凭个人能力稳操胜券,打开一片天地。于是她像学渣亲近学霸那样接近安迪,但同时又看不上关小姐的“上进”。




最后这尴尬体现在曲小姐的教养上。看到有评论认为曲小姐身上体现的是我国精英阶层的一些特质,只能说说这话的姑娘大概这辈子从未接触过所谓的精英。以中国现有的发展状态,精英阶层的游戏规则恰恰是恰如其分的分寸感。曲小姐捧高踩低,面对对自己来说没有什么可利用价值的人时,刻薄得仿佛恶婆婆上身。恰好说明她根本无法以后天习得的教养hold住与人相处的局面,放任了自己原生家庭中的某些暗面。而这背后的原因颇值得玩味。合住一家的三位姑娘,从社会资源上和曲小姐井水不犯河水,她们既没有想搞垮曲小姐家的公司,也没有人想挖曲小姐的墙角。那么曲小姐的刻薄究竟是为了什么?




答案很简单,曲小姐把她们当作了自己的假想敌。




 




曲小姐作为一个靠父母的新富二代,恐怕内心深处对自己的财富来源一直有着一种深刻的不安。不过,这种不安并非像现实中的中小企业家担心垄断性龙头企业对自己的碾压,而是被曲小姐投射到三个从外地来上海、除了自己几乎什么都没有的女孩子身上。




我想,曲小姐这个人物,最值得玩味的就是这一点了。




为什么不担心危险的真实来源,却担心微不足道的其它小人物呢?因为女性作者看到的世界真是太小了呀。




看了weibo和lof上,大家谈了许多,却始终没有人点破这点。难道就没有人意识到曲小姐担心失去的东西,恰恰就是造成她今天幸福一切来源的“好运气”么?




她对三个姑娘的刻薄,其实是害怕任性的“好运气”会降临到除了自己以外的人身上。她仇视樊小姐对“上迁婚”的经营,看起来好像是童年家庭因素的影响。但在深层上看,其实是忧虑上迁婚的好运气会眷顾樊小姐。她毫无底线地查邻居们的隐私,毫不留情地当面揭破别人的隐秘,这背后是一种特别恶劣的中国女性的“幸灾乐祸”的心理:“我就说嘛,就凭她,哪有那么好的事情会轮到她头上呢?”会有开名车的大款追她?我得查查。看吧,果然是个假大款,车不就是租的么。(扯开一点说,曲小姐的刻薄背后还隐藏着现今社会最残酷的一个信号,在高房价经济的主导下,试图通过一对外来的年轻人白手起家,在大城市过上世俗概念里的中产生活,越来越成为一种梦想。年轻人能做的,最后只剩下祈祷好运气的到来(比如,对女性而言的上迁婚)。而已经拥有过好运的曲小姐,则由于害怕好运降临在别人身上,导致自己拥有的好运不构成优越感,而对他人恶语相向。)




 




不过,曲小姐这个人物的精彩也就正在这里。这是类似红楼梦里荣宁两府里的仆二代,比如周瑞家的孩子。在外人看来,半只脚的确好像踏入了豪门望族,然而她自己心里却很清楚自己的身份着实尴尬。




因此,也就因为这尴尬人的身份,让她变成了一个最面目分裂的人。




 




不知道HHL老师当年语文考试的阅读理解得几分,从HLS的卷面情况看,山影这次的阐释完全是一次对原著彻底的误读。HLS原著的剧情核心是玛丽苏,在玛丽苏的想象下,又折射出中国社会最残酷的现实——但山影却一定要用“正能量”来解读这个忧伤的故事,我想目前所有有关HLS的争议,其根源都在于山影对小说理解的这种错位上了。




 




最后,从小说的写作来看,作者在写作曲小姐这个人物时,笔触异常流利,对她心理活动一波三折的把握,处理得高潮迭起。想来作者本人,一定很熟悉曲小姐这类人物的生活环境了吧。




 




-----------------------------------------------------------------------------------------------




不怎么用weibo,大家想转随意,注明出处即可。不用再单独发私信问我。




祝大家周末愉快!




 




 




 




 




 




 


评论

热度(339)

  1. 落灰尘埃门牌13号 转载了此文字
  2. 大饼突然路路 转载了此文字
  3. 安尔纯玩姐姐 转载了此文字
  4. Noooooone树懒 转载了此文字
  5. 伊人心海ryeong 转载了此文字
  6. 桐音缥杳盂兰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