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oooone

沉迷美色,不可自拔

田:

树懒:



盂兰变:






论平等、自由、博爱部分里一个小片段的大纲。



 



昨晚有朋友向我推荐了《夜行》和《少年事》。如果我写这两个人小时候的事情的话,我想,可能我的脑洞会和大家都不太一样。



 



比方说如果同样是阿诚哥小时候心理创伤过大,要躲柜子里睡,那我笔下的明楼应该是晚上悄悄地也摸黑挤过去,笨手笨脚不小心弄醒了阿诚哥,只好向他行了一个并不存在的脱帽礼,然后很有礼貌地问他:“我也很喜欢这里,可以和你一起么?”



当然当时明楼的身材已经长大了,结果第二天下楼的时候,额角上破了一块皮。



明楼那时候已经学过几年法文,人权宣言亦是滚瓜烂熟。然而,直到遇到阿诚才明白,世间的事情,从纸上到行动,相隔最远。然而,不论如何,他从见到这个孩子的第一眼起,便抱定宗旨,等他成年,自己一定要为他行一个“公民的加冕礼”。



到了第五天早上明楼要走,一只小手忽然拉住了他。小手的主人问他:“今晚你还来么?”明楼一本正经地想了想,对他摇了摇头。“今晚我不来了。——不过我知道有一个更好的地方,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明诚长大之后,这件小小的往事两人心照不宣,再不提起。然而它仍是明楼这一生中最得意的事情之一。



设身处地,是为平等。



明楼的体贴,就是他平等观的最好体现。



 





评论

热度(68)

  1. Noooooone 转载了此文字
  2. 伊人心海树懒 转载了此文字
  3. 树懒 转载了此文字
    1936里的一个小片段,差一点看哭。她是那么温柔的一个人啊……我好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