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oooone

沉迷美色,不可自拔

【东凯】花房少年(1.)

四条下划线:

RPS慎入。


这不是个好故事。






1.你说我世上最坚强。不然呢?


 


其实最开始王凯对拍写真这件事挺抗拒的。


虽然他也不太赞同男人三十一枝花这种暗地里跟老当益壮没什么两样的话,但到底跟二十岁不一样:三十好几一个大男人,时不时要对着镜头做出种种自我陶醉的表情,再印成册子搁报摊上骗小姑娘们兜儿里那点零花钱,实在容易让人自我厌恶。


人就这点不好。原来熬在一天跑三个龙套的日子里可想好好站在台当中扬起一张细皮嫩肉的脸给他们拍个遍,现在真拍上来了,他又觉得不是那么回事了。


他补妆间隙时常瞅着镜头华丽布景以外迥然不同的杂乱房间,一边是两盏闪光灯炫目耀眼,一边是盒饭泡面堆积成山。


觉得当明星也就这样了吧。


 


 


但他敬业。演员嘛,做“扮上”这活儿驾轻就熟,从微笑角度到手指眼角,精确度到小数点后三位,撩人心尖一撩一个准。


他熟练着呢。


 


这次拍摄前经纪人之前只给他打马虎眼,兴奋得嚷嚷这次要卖爆了卖爆了,王凯也没多想,只慢慢从化妆上瞧见端倪。


修了眉,薄薄一层粉底略加修饰,完事儿。


王凯心里疑惑,上镜不比日常,这种扮法跟素颜上阵没什么两样。


他看看镜子里分外寡淡的自己,这是他,又不是他。


不像这两年他瞧见的自己。


 


好歹给我留一内眼线呢。他嘀咕。


 


 


结果换好衣服一到摄影棚,王凯有点傻眼。


听闻这是今天这位日本摄影师极擅长的布景,红黄粉蓝大朵盛放的鲜花,和颓美旺盛的女孩儿凑在一起,浓烈的好看。


 


棚子里还放着歌,也不知这摄影师什么情况,一首特别老套,特别不搭的“摇滚”歌曲。


 


他尽量心无旁骛,调整自己迅速进入状态。


不是浓妆,那就往清纯的方向走。


 


人常讲入戏入戏,原来大学那刚开始那会儿他们讲哭戏,王凯哭不出来,本来嘛,好端端没前没后的突然一镜头顶你面前叫你哭,哭啊。戏都没有,怎么入?


然后王凯想一招,想一些特悲惨的事情。


绝症之类太不吉利。他就想,我什么时候能红啊?


眼泪如滔滔江水。


这一招不断升华,百试百灵。陪他度过了整个儿的应试时期,最后终于在他正式接到第一个剧本的时候,被留在了过去。


那次他演一个特正直,满心热忱却寻不着一点儿归属的青年军官。


第一场就是和一群大手搭戏。他的角色一腔正气不得抒发,恨兄长父亲所受不公,恨上司拿腔作调处处刁难。愣头青一样怒斥整个会堂。


他觉得这人真的傻。


临了潇洒摘了帽子准备被押解上法庭,他却还有一句台词,对着戏里挂念的哥哥嘱咐一句“赶快成个家”。


不知怎么的,那场戏他泪落的是真动情。


 


往后他好像开了窍。


心有所想,方方面面就都十足十的情真意切。


比如这会儿要清纯,他就能想象自己还是个半大学生,记得模糊,但也总归差不离儿。


 


 


可是今天这女摄影师不太买账。一颗红圈头在他面前没拍两张,直接盖上镜头盖儿了。


王凯穿着一白色棉布衬衣,站在那儿有点尴尬。他背后是一墙花团锦簇,纷纷扰扰挤得他有点冒汗。


你看他的形容,花团锦簇,过于老套,只差红旗招展迎风飘扬了。


跟他留给公众时尚又成熟睿智的形象太不一样。


 


王凯寻思你这是终于发现男人三十和花儿不搭调了啊。


到底不是半大小伙子了。


他为自己臆想的突兀而些微局促起来。


 


他这一局促不要紧,女摄影师眼睛一亮,叽里咕噜一通话,镜头盖子也打开了,女助手忙对王凯说感觉对了。感觉对了。


什么感觉?


王凯茫然。


他眼神这么一空,快门声登时更加密集起来。


王凯心领神会。


迷茫呗。


鲜花之下的颓废感。再对没有了。


他眉头轻轻一挤,一双眼睛望住镜头,清泠泠要滴出水来。他自信很快收工。


王凯手指攀附上纽扣,正寻思要不要解开那么一两粒,辅助衬托,结果快门声又停了,停的突然,好像一只舞曲到了高潮戛然而止,剩他一个傻愣愣留着一束追光。


女摄影师垂下相机,抱着手臂忽然说了一句话。


语言不通真要命,王凯听不懂。


他眼睛还带点刚才没走脱的情绪,征询转到了旁边小助理身上。


那女孩哪招架得住,可是张了张口,嗫嚅半天才说了一句。


“老师说,你不累吗?”


 


这BGM诡异的违和,正铿锵唱到你说我世上最坚强。


王凯在不该走神的时候走神了。


挺久没听见过这么问话的。他也特别不搭的想起另一个完全相反意义的场景。


白衬衫,木吉他。他才十八九岁。


——“你老杵这儿看我唱这歌儿,你不累吗?”


 


他就这样,失了神一样微微张着嘴,点点头估摸着是要说“啊。”


他老早就认栽了。


 


又是一声快门。


 


一张收官。


 


当时的王凯想不到,一个月后发行的那本杂志封面上自己表情又呆又傻,垂着眼想笑不敢笑,穿着一件规规整整的白色棉衬衫。


山是山,水是水。


旁边一团牡丹红得要染上他的面颊。


 


 










——————————




*我与回路面面相觑了三个晚上。决定还是先来发上来就是干的rps通通脑。




*结果一章完了,东哥还上不了线,捉急。




其实我是个东吹的。



评论

热度(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