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oooone

沉迷美色,不可自拔

【东凯】花房少年(2)

四条下划线:

rps慎入。


依旧这不是个好故事啊我预警了。




2.爱是什么啊——我不敢抬头看着你的 噢,脸庞




早春,乍暖还寒。


靳东杀青时天气不算太好,阴阴沉沉,好像随时都能兜头来场大雨。


这次他戏份不多,台本薄薄两张纸,全剧剪完加起来估计不会超过五分钟。


李雪当初在烧烤摊话是这么说的:“这次我这儿有一角色你必须接,出场少,台词少,档期给你排排,一两天就完事儿。就当帮我一忙了。”


靳东明白他这是给自己找事儿,啧了一声,酒又给他满上一杯。


瓶口转到自己这边却给拦了,对方按下他的手,估计是不太适应安慰人,犹犹豫豫说“你也别太难过,该过去就过去了。”


靳东笑,也不反驳说我有什么好难过的呢,他就是笑笑,去喝一口凉透的粗茶。


他不说话,那边也就没再问,招呼老板再来一打串儿了。


 


跟老友出门就这点好。个把月前外面娱乐新闻要哄上了天,一条说某知名演员疑与交往多年女友分手,另一条就要爆该演员上月曾被目击拍戏间女友探班不知何故二人最终分道扬镳再附图若干。晚来的小报要抢版面也有一招:搜罗两人平时恩爱细节,从微博到偷拍,事无巨细硬要看到评论一片再也不相信爱情了的哀嚎才肯得胜一般。


新闻刚爆出来时李雪风风火火给他来了一个电话,那边嘈嘈杂杂估计是休场空档,李雪躲一地方问怎么了兄弟。


再普通不过的恋爱和分手放在媒体前就好像被套上了放大镜,靳东想是被烦得不清,含混说就那样了。


李雪有点急,哪样啊,怎么个情况,这不都要领嫂子进家门儿了吗。他着急起来自差一辈,也顾不上平时非得占足的那点风头了。


“人姑娘父母嫌弃咱做这行不着家,乌七八糟的太乱,不愿意闺女跟着我。”


李雪拖着调子嘿了一声。


 


那几天李雪有空就叫他出来喝酒,大冬天非拉人家出门撸串儿。别的也不提,净带一沓一沓本子让他挑,说哥们儿仗义吧,多少人排队抢呢。


靳东又变成原来的靳东,酒喝到一个不会醉只是更容易睡的程度,仍然神态端整的跟他讨价还价,说哥片酬多少你不知道啊,全给你接了你得兜着走。


李雪见他又要扯皮,也不管他是真恢复了几分,长舒一口气顺杆儿说那是不能的,金狮奖啊我这小庙可供不起。


他这兄弟打小什么心性,大学毕业几年时间就把自己一张履历打造的表金光闪闪,话剧界拿了一圈儿奖后又跑去拍戏,拍个几部又觉得差不多了,找了个姑娘就低调准备结婚。


这人活的太明白,不该是被别人顾虑个没完的。




俩人又不说话了,外面寒风呼呼地刮,李雪盯着一盘快要凉透的羊肉,就听对方先开口了。


靳东说你说咱这职业,是不是必然不能婚姻美满啊。


李雪心想合着我这几天串儿都白请了,又绕回来。他叹口气又开一瓶酒,心想今天舍命陪君子了。到嘴的鸭子要飞,做兄弟的再不分担一下岂不得给人憋疯。


靳东似乎根本也没想要个答案,他笑了下,仰脖一杯就要把这话题结束。


“可能也是我不好。她说我不懂什么叫爱。我可能真不懂。”


 


 


定剧本那天李雪哇啦哇啦一通讲,说你看这个角色跟你原来有点像,不然怎么找你来演呢。靳东问哪里像了,李雪说别的我不知道,就说你大学那会儿,嘴里三句蹦不出个人话吧?还有事没事抱个吉他,没少伤妹妹们的心吧?靳东作势要打,李雪指着他这模样一拍大腿:就是一个字,浑。靳东手停了,转摸了摸自己鼻子:我有嘛。


李雪自顾自又喝开了,手在剧本上戳戳点点:又浑又优秀,没法儿。


靳东拍他一把说你可别这么夸人,吓我一哆嗦。


李雪费劲可兜了一个大圈子,又要说到老路上来。


你说你大学时那个狗脾气怎么就毕了业修身养性成一大气稳重成功男士了呢,怎么就从片叶不沾身忽然变成尘埃落定了呢?你现在别分个手就跟新闻下面那帮小丫头片子一样不相信爱情了,还你不懂得什么叫爱——爱就是俩人你为我变一变我为你改一改,能凑就凑一搭,凑不了就拉倒。就是这么回事儿了。


靳东咂么嘴觉得怎么能就是这么回事了呢。


他现在回家看着房子空落落,女人的香水还残留在空气里,就觉得什么都是一习惯,迟早要安定,迟早床上另一边要睡人,结婚也兴许也是一习惯,爱也是。


 


鸡汤归鸡汤,终归太矫情。


李雪点到为止,合上剧本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忘跟你说,这次王凯演男一,你这师哥戏份少了去了,到时可别委屈。”


靳东一下没反应过来,“谁?”


“王凯啊,你俩不都中戏出来的么,你前脚大四他后脚大一的,不认识?”


烧烤摊适时上了一盘青口,李雪侧身让了让,瞥见靳东的表情,嘴里不忘损他两句:“你这什么脸,怎么着原来招过人家啊?”


服务员点点签子,往本儿上再勾一笔,招呼声“齐了啊”。


靳东抹了把脸。


真齐了。


 


 


 


 


开春入组后他的戏集中拍了一天,还没完,说是同组有人档期临时更改,还得再等等。


小助理很不安,这位最近名头正响,甭管怎么个响法,老这么等着也不是个事。可是正主反倒不着急,出言安慰,说自己随时等导演传信。


那天他早上坐在化妆间里等着上妆,正思索这角色该怎么个倜傥法,没留神瞟到台面上不知道哪位留了本当月的杂志。封面上那张脸让他心里呼啦一下,好像他大学时候的事儿一下子倒灌回来一样,兜了他一头一脸。


他想起李雪说他,浑啊。




化妆师小跑到他面前:“东哥,来,闭眼。”


靳东一个激灵。


小姑娘一边给他上粉一边找话,口音耳熟:“东哥,没人跟您说您这五官生的太不给人活路嘛——灵醒得嘞。”


靳东闭着眼,那大团浓烈颜色在他眼皮下明晃晃的散不开。


是很灵醒得嘞。白山黑水一样。


他啊。


















————————


下一章。下一章我保证铜矿=-=

评论

热度(346)

  1. Noooooone四条下划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