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oooone

沉迷美色,不可自拔

【东凯】花房少年(3)

四条下划线:

rps慎入


下划线的本性哎..




3.我看着你默默地说 噢 不能这样。


 


要不说概率这事儿还是挺神奇的。靳东在剧组晃荡了三天,三天来上上下下都混熟了也没见过王凯一面。


第四天靳东杀青,闹哄哄的杀青宴上他正打算悄么溜了,没成想身后夹风带雨的来了一个人,一身料峭寒意悉数撞在他身上。


“来晚了来晚了,等会儿我自罚三杯啊。”


说话这人穿一件灰色薄衣,估计是刚卸了妆赶过来,头发带着点潮气支棱在脑袋上,脸上挂着好大的笑,平白就年轻的还像大学生似的。


他看见靳东,也愣了下:“哟,师哥也在。”


那笑容停了不过半秒,继续招展着奔着其他人去了。


众人起哄:“先喝一个!”


他跟一桌挨个打了招呼,还在笑,临了倾身终于向着靳东。


“师哥,杯子借我用用,罚酒呐。”


王凯笑的货真价实,一点不生分,浑然给别人一股“我们师兄弟早打过招呼啦”的模样。靳东就也冲他笑,起身让了位置,“来来你们喝,我去个洗手间。”


他起来才觉得有点上头,晃晃悠悠往厕所走。边走边想王凯这样子还挺放心。


入组以来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好大一声响。


 


他俩刚认识那聚会上王凯刚升大一,靳东已经是忙着毕业的大四老人了。


大一什么意思啊,跟高三的界限还划不清,王凯一口武汉话都没脱掉,颠儿来跑去的绕在靳东身边,师哥长师哥短的,眼睛透亮的闪着崇拜俩字儿。


后来靳东给绕烦了,拉他到一没人的地方唬他:“你别这么跟着我了,给人看见这像怎么回事呢。”


王凯还特懵:“我没跟着你呀。”


靳东急着走,特别不耐烦地伸出小拇指冲他比划:“师哥是这个,明白吗?”


王凯愣愣摇头。


靳东见他是真单纯,横了心抓过他后脑勺就给他亲了一下,还是特别深的那种。


俩人分开,王凯眼睛瞪得滚圆。


“这下明白了吗?”靳东摸把嘴,“赶紧回去上课吧,傻乎乎什么时候给人家办了都不知道。”


靳东头也没回的走,继续忙他的毕业大戏。


好长一段时间他再没见过王凯。他自忖阅人无数,因此当时王凯那颗毛栗子一样的脑袋在他心里碾不了多大一圈儿痕迹。


一直到毕业聚会上才看到那小子又来,坐在角落里安安静静也碍眼。


靳东烦躁的出门抽烟。他也搞不清自己烦什么,大概已经过了喜欢屁股后边有一小跟班的岁数了,就是单纯觉得什么都打在软绵绵的沙包上,卸了力道一样出不顺气。


没成想王凯又跟了出来,跟他站在门口一块儿抽。


你瞧,说他软绵绵,其实又韧的很,倔得不行。


靳东弹弹烟,做戏做到底。


“想明白了啊?”他冲小师弟勾着嘴角笑。


王凯不说话。看着他的眼睛特别亮。


靳东笑意更深,“想明白了也不成。上师哥的床,你前边儿排着一票人呢。”


王凯两条粗眉毛快要打成死结,还是不屈不挠看着他。


靳东把烟掐了,余着一口烟喷他脸上:“给你加个号也不是不行,咱得来一新鲜的,那天的小树林就不错。”


王凯咬着嘴唇,死命咬。靳东一看有戏,继续犯浑赶人:“不乐意啊,这圈儿随便的很,不行我给你问问别人,你看…”


王凯眼睛红了一圈,不知是臊是恼。


靳东一看小师弟这样,知道自己说过了,叹了口气嗓音也低了不少:“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你真别跟着我了,你也看到了,我挺浑的,别管真当我是师哥还是怎么,都不值。”


王凯忽然笑了。视死如归一样。


他伸手解自己衬衫纽扣,就在人来人往的店门前。


靳东一急,伸手拦他。


王凯手抖得很厉害,最后两粒被他一把扯开,忽地一件衣服直接甩在靳东脸上。


鼻梁接触到冰凉的纽扣时靳东感觉自己左脸结结实实挨了个拳头。硬得很。


 


他们都毕业了。


 


 


 


靳东洗完手回来,老远看到王凯另搬了个凳子加在他旁边,还在喝,靳东走过去两手往他肩膀上一搭,也没多使劲,“还喝,下去半瓶了吧,明儿你们不拍戏了?”他冲着众人。


手心下的人腰板笔直不为所动,只是头顶发旋动了两下。靳东也没低头看,撤了手拿过衣服要走:“明早的飞机,我先一步了啊。”


 


 


他早早回酒店冲了个澡,床上躺了半天头还是昏,于是擦了两把头发就关灯打算下楼买点东西。


他一开门不要紧,王凯站在外面。


靳东给他吓了一跳,不自觉皱眉:“怎么站这儿不敲门?”


“正要敲来着,你先出来了。”


“什么事?”话问出口才觉不妥,于是稍微让身,“散的挺早啊,要不你里头坐坐,我去买点东西醒酒。”


王凯也不客气,门口蹬了鞋子赤着脚走进来。“别去,我给你带了。”


他把便利店袋子往茶几一放,蜷着腿窝上了沙发。“李导叫我送送你,我出了饭店已经看不着人了。跟他要了房间号过来的。”


“哦,门前正好停了辆的,我打车走的。”靳东答。面前这人身上寒气重的很,耳朵尖儿都是红的,不知道是喝的太多还是冻的不轻。


靳东忽地冒出一个念头:“你不是一路走着找过来的吧?”


王凯捋捋头发:“哪儿能。”


靳东想想也是,点点头:“听李雪说这次你演男一,好好拍啊。”


王凯心不在焉嗯了一声。


“最近挺好的吧?”靳东说着过去拆塑料袋子。


“嗯。”王凯顿了顿,“你呢。”


“也不赖。”靳东寻思话头开了,聊聊家常就能各回各床睡觉。明天他一退房,又是原来的日子。


结果这人偏不让他如意一样:“不赖什么呢,不是刚被甩了。”


靳东扭头一看,王凯靠沙发上支着下巴,冲他呼呼傻笑。


靳东原想酒席上大家过得去就算了,王凯要真是惦记,自己也该为当年犯浑认个错。都这么大人了,该过去的过去,没什么好抹不抹得开脸的。


结果王凯估计真喝不少,脸上泛红的厉害,好像刚才席间灌得都是毒液一样,这会儿也不跟他人五人六师哥师哥的客气了,原形毕露一样竖着毛冲他龇牙。


“你真是这个啊,还是男女都行的那种?”王凯眯着眼睛,细长的手指摆成靳东教给他的手势。


 


于是靳东也有点恼,心想这还说个屁。提溜起王凯胳膊轰人。


“我看你他妈喝多了,赶紧回去睡觉吧。”


他下手没轻重,王凯给他一下扯的咧着嘴哼哼了一声。


一声惊得靳东松了手。


他心里给酒烧得狼藉,这人说来给他醒酒,怎么上来就点火呢。


 


 


王凯蹲在地上,头埋得很低,也看不清脸。


场面十分尴尬。


靳东心想不至于给人扯着了,明天拍戏李雪不得找他算账。


“哎。地上凉。”他出声。


王凯没动静。


靳东心想坏了,蹲下就要看看情况。


结果王凯手指摸索到茶几下面背扣的一本书,唰地扯了出来。


封面上的人就在靳东面前,咧着嘴问他你偷偷看我呢。


靳东一噎,想反驳你拍照卖钱还不让人买了,我这是光明正大。


可他看到王凯眼睛又死撑着一圈红,瞪的大大的,嘴角勉强牵到露出八颗牙。


这人真是演员的好料子。明明不自信得厉害,手抖得让封皮上的他一个变成四个,都变成大学那会儿追他屁股后面跑又给他一拳头的小师弟,晃得靳东酒劲散不掉一样眼晕。


 


 


 


靳东想起来入组前他问李雪:李导,哎,我俩,有戏吗?


李雪忙着往嘴里塞串儿,头也不抬地告诉他:没有。


靳东照他背上一呼:“怎么说话呢!”


李雪结实呛了一下,扔了签子就要来上手,“你他妈有病吧!没有对手戏怎么了!我还让编剧给你加一个不成!”


 


此时靳东也想不清他当时到底是问什么有戏没戏。他心里少了当年那点狠劲儿,这会儿看到眼前这人颤巍巍的两片嘴唇,借着酒倒像比他当年更狠心一样闯过来摆在他面前。


靳东手指接触到那人的耳垂,真是凉的。


他这次终于眼睛一闭,亲了下去。











评论

热度(391)

  1. Noooooone四条下划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