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oooone

沉迷美色,不可自拔

【东凯】花房少年(4/全)

四条下划线:

rps慎入。


上段被和谐过一次,袖底现在也禁rps,还是走链接吧


不老歌点我  


子博密码jdjd点我




下面后文




4(下).




 


 


靳东起床后才看到外面不知落了多久的雪。


他有阵子没看过天气预报,一来不太在乎二来这种事总有身边人给他提醒,不该是他操心的。


这会儿他看时间还早,于是靠在窗边点了颗烟,也提不起什么抽的兴致,单单拿手指夹着,微微享受这种混沌的空闲来。


靳东做事带着些洁癖似的条理,因此不太能明白现在的小孩儿丢三落四都是什么毛病。


刚才他收拾房间一地狼藉,蹲在地上对着那条底裤想了半天,丢也不是就这么带走也不是。最后还是拎起来洗了塞回自己收纳包里。他冲着水想些乱七八糟的,洗它干嘛?还给他快递过去?


 


雪还在纷纷扬扬地落,并且还有越下越来劲的趋势。他靠着窗台往远看,再远就有点看不清了。毕竟天气开始转暖,地上刚才还是湿的,到后来终于扛不住这么温柔的执拗,一层一层的白了起来。


靳东自己在昏暗的房间里,一点声音也没有,好像远处移动的车流和簌簌而下的雪离他特别遥远,真空一样。他一根烟快要到头,忽然想不知道王凯那件薄衣冷不冷。


手机突然响了一声,在这种安静的氛围下着实惊了靳东一跳。


点开来看是条航班取消的短信,靳东条件反射一样心想哟,诈骗呢,嘴角却先乐了起来。


等他真跟航空公司确认了行程变更,在屋子里走了一圈,忽地就平白多出一种偷了一天的侥幸感。他闲着打开手机,上下翻了通讯录,忽然想到自己连这小孩儿的电话都没留一个。


货真价实的419了。


 


所以王凯电话里听到他声音时也没反应过来。


“师哥?”


“跟导演要的你电话,说你东西落我这儿了。”靳东解释。


“师哥你等等,”电话那头一阵嘈杂,靳东听到他大概是跟化妆说姐你先等我一下。


靳东抄着手等,边等边想自己这是干嘛呢。


“师哥你刚才说什么?”那边声音重新清晰起来。


这人很给他面子,人前师哥师哥叫的好听。


“我说下雪我航班取消了,问问你们那边情况。”他那边闹哄哄的,靳东反而不想多说。


“老天爷赏饭吃,等会要拍雪景呢,晚上的通宵也取消啦。”王凯声音听起来挺高兴的,好像遇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喜事儿一样。


“那晚上一起吃个饭?我听说附近有家湖北菜做的不错。”


那边却犹豫起来:“剧组同事嫌昨天没灌趴我,吵着要晚上再续一次呢。”


“噢,那你先拍着吧,我明儿走了。”靳东蹭了下鼻子,“就跟你说声。”


大概那边又有人催,王凯拿开手机喊马上马上。


“先别挂,先别挂,”他不等靳东回答,给催得有点着急似的,“我晚上去找你,你没退房吧?”


“没,”靳东顿了顿,补了一句,“晚上去了别那么傻,真给灌趴下了。”


“那不能的,”王凯嘿嘿笑了一下,“我挂了啊,催好几遍了。”


“行。”


这小孩儿还挺有礼貌,最后挂断键是靳东按下去的。


靳东从没和他共事过,他也没指望一起睡一个晚上就能把人家内外摸的多么透彻,这时才从边边角角拼凑起一个人。


其实人到活过那段分享过秘密喝过酒就成好兄弟的时期就能发现,跟一个人熟悉起来真是件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事。有时候遇到一个谈得来的会稍微觉得有点幸运,继而觉得也就是这样了——他心里清楚,喝的酒越来越多,不能说的部分也越来越多——但最多也就是这样了。


 


 



评论

热度(242)

  1. Noooooone四条下划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