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oooone

沉迷美色,不可自拔

【东凯】花房少年(5)

四条下划线:

5.




靳东接到王凯电话时正打过一个非常小的盹儿。


屋子没开灯,屏幕亮的格外突兀,突兀得像他醒来一时半会儿想不起这人怎么能跑到他通讯录里一样。


电话里王凯呼哧呼哧喘着气说就要到了,靳东想了想还是套了衣服口罩下楼。


 


凌晨一两点,路上也没什么人,老远就看到一带着帽子口罩全副武装的人左右提了两大袋东西往这边走,看到靳东等在楼下,那身影顿了顿,又疾走了几步差点打滑。


“怎么带这么多东西?”靳东皱眉。


“那家麻小可好吃,我打包时还有人说我吃宵夜不怕长胖呢。”王凯大概在笑,隔着口罩呼出大团白色的雾气,“快走吧,沉死了。”


“其他呢,”靳东顺手接过一袋,“酸奶,橘子,啤酒,牙刷…?”下面压着一包内裤。“我可提醒你这房子明天就退了啊。”


王凯愣了愣,低头看看脚上脏了的雪:“我妈说吃辣前喝点酸奶对胃好。”他有点要甩掉这种尴尬一样朝前走,走了没两步又停下转身看靳东。


路灯下王凯睫毛上结满了白霜,看着靳东眨了两眨。他口罩微动,撑出一个咧嘴的形状。


“笑什么呢。”靳东莫名其妙。


“什么也没有。”王凯走快两步,跑到前边去了。




 冬末的雪浩浩荡荡在凌晨的街道上铺展开。靳东不知道这么一会儿功夫自己头发肩膀落了薄薄一层,好似白首。


 


 


 


说实在的他邀王凯吃饭时没想到下半身那档子事。毕竟连续两个晚上对同一个人进行同一种运动挺不好解释的,特别今天其中一个人还挺清醒,连酒后乱性都说不上。


可似乎眼下这小孩儿弯腰换鞋露出的一截腰线并不给他这个机会。


靳东带上门推推搡搡把王凯挤在狭小的玄关处,那位倒也配合,只是还在口齿不清地要求“到里面去”。靳东这种时候浑话不少,问他“到什么里面”。


王凯的脸一点点烧来,睫毛上的霜雪化了,湿润发亮的。


 


靳东技巧仍不算太好,只是知道不着急这么一时半会儿,得先忍着把这位伺候舒服了。王凯给他吻的七荤八素,等靳东手沿着腹股沟滑下去握上他时才有点喘地疑惑问“怎么了”。


“你怎么不问‘干嘛’呢?”


靳东手上没停,王凯不知是分不开神还是不肯给他嘴上占便宜,只把脑袋埋在男人肩膀里,随着他的动作小幅度喘气。


之后就管不了那么多,他得承认男人这时候就是一头禽兽。


“买那么多内裤怎么不知道买套儿呢。”


“就…就这样…进来。”


你说这人身板硬,可床上腰折起来时又像没有限度一样让人想再折一点,看看他究竟能做到什么地步一样地再折一点。


靳东清醒地直面着对方因为痛苦而皱成一团的脸,这小孩儿疼到别过脸去咬自己的手背,那是双多好看的手啊,靳东倾过身子将它扯到手心下护起来。他顶得深了,像开启了某种开关一样榨出王凯失控的呜咽。


到最后那几秒人的感官变得格外迟缓,好像被泡进深水里,世界被结合处的炽热烧成空白,他眯着眼看王凯,那人睫毛上的水迹还蒸发不完一样湿漉漉的。


 


那天晚上他俩并排睡在床上,中间泾渭分明。这人酒品不错,如果有性品一说他也算得上拔尖儿不黏人的那种。睡觉也老实,背过身安静地一点一点弓成个虾米。靳东看着好玩,给他慢慢掰直躺平了睡,结果人家没一会儿又蜷了回去。


人不总说有种草吗?怕人,一碰就要缩起来的。靳东看着他被子下没盖严实的腰线弧度,为这种想法眯了眯眼。


这么折腾两次靳东也不闹了,他有点睡不着。窗外泛出混沌的颜色,再有一会儿就是天明。


 


 


王凯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声音含混地问他“有烟吗”。


靳东有点罪过,反思自己折腾完人家还不让好好睡。他起身翻了翻口袋:“就一根儿了。”


“那还是算了。”


靳东收回手,重新躺回去。


这也是一件很神奇的事。同一张床,同一个人,王凯只要脱离了那种状态,哪怕浑身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还没散干净他都能纯情的像宿舍里裹着被子纯聊天的大学生一样。


“雪停了吗?”


“停了。”


“明天飞机能按时起飞吗?”


“能吧。”


“我就不送你了,”王凯吸吸鼻子,“今儿有一镜头我感觉拍的不好,挺不好意思的,结果你说晚上他们比我更不好意思似的一个劲安慰人,都不敢来灌我。”


“不在状态啊,不许给中戏丢人。”靳东笑。


“今一早我就去,早早候着再走走位琢磨一下,看能不能再拍一遍。”


“嗯。”


“师哥你喜欢猫还是狗啊?”王凯翻了个身。


“什么?”


“以前我家里养过只狗,特别小,平时咋咋唬唬见着什么都敢往上冲,等人家真回头看她一眼,她马上就怂得往我怀里钻。”


靳东没答话,王凯也不太在意地团了团被子:“我老笑她胆子不是挺大的吗,后来听人说小狗就是胆子小,才偏要装的凶。”


“….”


“哎,那麻小都凉了,可惜,我挺爱吃的。刚还想要不写个条给你自己去找,又想你不是明天就飞了嘛。”


他声音又低又哑,东拉西扯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


靳东沉默着听,到后来叹了口气:“你是不是有话想对我说?”


王凯声音一停,转头看他:“没有,我困了。”


“王凯。”


“我要睡觉了,明天要早起。”他急急忙忙滑进被子里。


“王凯..”


“师哥你也早点睡,误了机不好。”这回彻底拿被子蒙上了头。


靳东心想这小孩儿怎么这么倔,手伸进被子里就给他捞了出来。


“大半夜的你就是想跟我说猫啊狗啊麻小啊的?”


王凯懵了一样,好半天才堆出一个笑,眼睛亮得靳东心里发慌。


“那说什么呀,哥你技术挺好的,我挺舒服?”


靳东脸色一沉。


王凯不知是不是真看不到,继续:“我呢?我怎么样,比她们好点儿吧?”他这时才笑的舒展开来,被子搭着一角,胸前几处暧昧的淤痕毫不介意敞露着。


这人究竟怎么做到短时间把惊慌的开关关上的?


靳东松开捞着他腰间的手,反倒跟着笑了。


“还成。”他起身披了外套,“话说明白反倒不好玩了,就这么着吧,嗯?”


 


天边亮起一线灰白,让靳东莫名想起王凯紧绷着打颤的小腹,砧板上被剖开的鱼一样。


他回头去看,王凯眼里那点亮光灭掉了,黑漆漆的。


 


只要靠近就会有吸力一样想要更深一步更近一点,靳东从来觉得那只不过是一种反射。


天底下有这种反射吗?


反射着要对情人说亲爱的,反射着要对镜头笑,不都一样吗?


它的触发条件一定不是爱。


 


他俯身亲吻王凯的眉角,“你再睡会儿,我下楼走走。”


那人轻轻偏了偏头。



评论

热度(345)

  1. Noooooone四条下划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