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oooone

沉迷美色,不可自拔

【东凯】花房少年(7)

四条下划线:

rps慎入


这章真要写小标题那就该是“你带我走进你的花房”,太糟糕了


节日快乐




7.




“来了怎么不说一声呢。”靳东拉他进门。


“手机关机了,特别烦。”王凯也没避讳这事,特别礼貌的在玄关脱了鞋摆放整齐,探着头往里面看:“家里有人吗?”


靳东看神经病一样看他一眼,“你,我,没了。”


王凯这才像回到安全领地的小狮子一样,肩膀也垮了垮,伸了个懒腰去找他的窝。


不知道他在外面冻了多久,这么暖和的家里能给他走路带出一阵凉气来。


靳东跟在后面念叨,“衣服脱了,家里热。”


王凯言听计从,乖乖脱了外套递过去。他路过主卧,脚步顿了顿,又找到次卧才指着床问“我能睡这儿吗”。


靳东无可奈何,按了他肩膀让他坐好:“你等等,换了衣服再睡。”


他找了自己一套灰白条纹熨洗平整的睡衣放在床上,想了想又转去厨房热牛奶。


王凯怔怔环顾四周,低头揉了把眼睛。


 


等靳东回来发现王凯已经换了衣服歪在一边打瞌睡了。


一点儿精神也没有的小狮子,不知道他这半夜怎么回来的,戏拍怎么样了?有媒体烦他吗?靳东一肚子火从看到那小孩儿杵在门口时就一点一点散干净,他想深夜里人估计总是没脾气的,柔软的,他把牛奶放到一边,摸了摸小狮子的脑袋。


王凯被顺得懒洋洋的,眼睛睁开一条缝,小声得意地嘟囔:“今天我上微博,还有好多人说支持我相信我呢,我觉得他们特可爱。”


他不提这事还好,一提靳东就忍不住皱眉。


“你给我说说这怎么回事,拖了这么久才解决。”


他不问是真是假,只问怎么才解决,王凯听出来了,有点高兴似的。


“也没什么,小道瞎传消息,人家小姑娘挺无辜的,公关做的慢,我寻思都是一个剧组的,也不好着急打人家的脸不是。”


靳东又不知道他这懒散还带着点开心的腔调为哪般,登时心头火噌噌跳:“你让人遛着耍你不知道?借的就是你的名头炒绯闻,当然晚澄清一会儿就多火一会儿你懂不懂?你这会儿还替人家说话?”


王凯给他训垂了脑袋不说话。靳东看他这副没精打采的模样,猜他这两天是真忙坏了,不自觉嗓音跟着就大了起来,“你说你,你这个人,你是不是——”


“是啊,”王凯眯着眼斜睨他,咧了咧嘴,“我就是有病。”


 


靳东一愣,胸口结结实实堵了一下。


他是想说他怎么傻,可他才摸暖了小狮子的毛,转眼间他声音就凉下去冲他龇牙。


他脑袋里都想什么?怎么什么话到他这里都变了味儿呢?


靳东又好气又好笑,不知说什么,只好伸手又去摸摸他头发:“喝牛奶吗?”


王凯甩了甩头,转了个身背对他,脸快埋到枕头缝里,声音闷闷的:“今天不来了行吗?也没别的,就是,我特别累。”


这小孩儿脑袋里净想些乱七八糟的,声音沮丧又烦闷。


靳东快要被气笑。他本来没那意思,现在偏不让他如愿,冲着他露出来的耳朵尖亲了一下。


王凯身子跟着一颤,“别…”


靳东不管,顺着吻到他面颊。等王凯受不了的想躲,这才捏着他后颈,真真正正吻到他的嘴唇。


靳东也说不出来别的,只能吻的再慢一点,一下一下顺着他梗的僵直的脖子,王凯短茬的头发蹭在他手心上。


他心里给自己比拇指,可以的,老子活这么大没等结婚就先带起了小孩儿。


可他不知道手心下这位正记恨着多年前就是被他这样骗了。只莫名觉得王凯今天脾气特别大,手劲儿也大的很。


这种亲吻的形式来的过于隆重,让王凯一下子惊慌起来。




他想靳东是想听什么呢?有段时间他梦里都是堆到脸前的话筒,他烦了一把推开,说你他妈谁啊你凭什么问我对恋人什么期待问我粉丝想睡我我怎么想的,谈作品就谈作品,这些你管得着吗。


可那只是梦,他现在哪儿敢一把把衣服甩人脸上啊,他醒来了对着靳东都还是只能说嗨,大家都不容易。


这会儿他手给靳东压着,脖子又正被他反复磨蹭,整个人莫名火得厉害。


“不是说了吗,我累了,今天——”


王凯眼圈都开始泛红,他心里较劲一样的不愿意,偏偏靳东今天打骂不吃一样。他自己也是没出息,只是碰了脖子而已,带得他半边身体都酥麻。


他什么姿势没跟他来过啊,床上地毯换了一圈,醉着醒着也来了个遍,可他今天都这样了,就不能安安稳稳睡个觉吗?


“我他妈又不是卖给你了!听不懂吗我现在不想!”


小狮子炸了毛,刀尖儿却还是冲着自己。




靳东被这话惹的也有点恼:“老子花着机票钱专门飞回来等你,就一次,不过分吧?”


他在王凯耳朵边咬牙切齿,“拒绝我倒挺厉害的,这种下作手段找上你怎么不知道拒绝呢?“


身下挣扎的身子登时软了,束手就擒。


那小孩儿有点懵,犹犹豫豫地。


“什么专门回来…你不是就在北京吗?”


“嗯,我就在北京,就他妈专门骗你这种傻了吧唧的小王八蛋。”


 


 


王凯觉得他自己是完了。


他前一秒还觉得这人是天生来让他不好过的,都这样了还来找他难看。可下一秒他手就环上靳东脖子,眼眶胸膛没完没了一样发热发紧。他拿腿去蹭靳东下身,一声一声讨好似的叫他哥,想他快点进来吧,扌喿到他哭出声,这样才顺理成章。


 


他有病,他可不是有病吗。他想起那个日本摄影师给他拍的照,花团锦簇之下封面专题端端正正写了三个字,爱的病。


那些小姑娘们爱他爱的发疯,爱这个字眼铺天盖地向他袭来,他心里那一小点儿爱反倒跟谁都不能说了。


量变能达到质变吗?他不信。


那段时间微博上特流行调戏siri,一群人对着手机笑的贱兮兮什么都问,你喜欢男的女的啊,你爱不爱我啊,答案花样百出,一个程序哄的人乐乐呵呵的。


昨天半夜王凯抱着手机,不想刷微博也不想干吗的,踌躇良久觉得对着一个机器犯傻是真傻。外面流言满天飞,屋里就他自己,可他就连对自己也不能坦白。况且他是真不敢问。他连对着机器讨一个虚假的开心这点自信也没有。


可他睡不着,他还是问了,第一遍的声音几乎微不可闻,他发现自己声音有点哑。


叮。


你..爱我吗?


咚。


——抱歉,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手机很不给面儿。


可是一旦话说出口,后面就顺理成章。


是不是世上什么都一样?


只要开始,就只能无法停止也无法终结的继续下去。


 


你爱我吗。——我很尊重你。


你爱我吗。——你问错了对象吧。


王凯捧着手机,他身子弯成一张行将崩断的弓。更像为了掩饰这种尴尬一样。他甚至等不及听机械的电子回应,手指迫切地一遍遍死死按在上面。


叮。叮。叮。


你爱我吗。你爱我吗。你爱我吗…


 


他连个程序都驯服不了,手机上的输入法连靳东两个字都不会打,他在备忘录里训了它一遍又一遍,靳东两个字打了两页,第二天又什么都忘了。


他凭什么能觉得跟这人床上多了就能有点不一样呢?


 


但他发誓他今晚一点反抗也不会有,随便双腿被打开成什么形状。这人专门买了机票回来,给他留着门给他一个安稳的窝。往后还能怎么样?他懒得想也不想想,他这么多年连靳东给他比划的小拇指都想不明白,他师哥是骗他吗?他有那么讨人厌吗?他从来都知道知足,这样已经很好,也不会有更好了。


 


可靳东只在他唇边吻了又吻,叹气似的。


“小孩儿,哭什么呢。”


 



评论

热度(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