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oooone

沉迷美色,不可自拔

【东凯】花房少年(9)

四条下划线:

9.


 


其实靳东忙起来倒真也不太有空。五月份全组杀青,他正跟着新剧组杀在青海。


有过几次点开王凯的微信,犹豫再三还是关掉了。该说什么?五一节快乐?还是什么时候见一面?约pao人家还讲究拉拉家常呢,可他不愿意,他闭着眼都能想到王凯笑的人畜无害,一口一个师哥师哥的绷着脸跟他瞎扯淡。太闹心了。


高纬度的日照粗暴简单地把他的生活拉成一条直线,和王凯那条线永不相交的那种。




等这边拍摄告一段落后李雪那儿已经进入最后的收尾工作,只差这群原班人马回去配音。


配音那天靳东早早到了,他台词本来就不多,一个上午差不多就能搞定。


空档里出门抽烟,又想到嗓子要保持状态,一根烟抖出一半馋得厉害也下不去手。


靳东站在走廊尽头百无聊赖,就这么一抬头便看到了远处一个熟悉的人影。


他脊背一下子绷的笔直。


那人穿着一件白色薄t,讲着电话从前头屋子里出来,边讲边背对着他姿态老练的低头打火抽烟,脊椎骨节在衣服上撑出鲜明的形状,他抬头累极似的长长舒了一口气。


王凯用一种靳东从来没听过的嗓音,拖的又慢又长,对着电话撒着娇说妈我想喝你炖的汤啦。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王凯一边笑一边踢了踢脚,说没抽烟,啊呀,您别操心,我能照顾不好自己吗。说着还脸不红心不跳乖乖把烟掐了。


时隔仨月,王凯就这么出现在他面前,对着一个电话有说有笑。靳东看得眼睛也忘了挪,寻思这小孩说谎不打草稿,需要教育,怎么能抽烟这么凶呢,得管管。可电话那边是人家的妈哎,他又对电话那边让王凯服服帖帖的女性产生了由衷的羡慕来。


他站一柱子后面站了许久,一直看到王凯回去也没回过神。等到里面喊他靳老师,连喊了几声,靳东才发现自己手心起了薄薄一层汗。


嗨。


 


 


 


 


回北京后还没落脚就跟李雪喝了一顿,李雪当天心情大爽,忘了之前在电话里扬言要放倒这个没去杀青宴的人,自己先把厚厚泡沫的扎啤下去半杯。


夏天的烤串西瓜和啤酒,冬天的老婆孩子热炕头。


靳东摇摇头啧嘴,雪儿几个月不见你落入俗世了。


俩人状态轻松,天南海北的扯。直到王凯这个名字不可避免的出现。靳东仔细听,这两个字小半年之后头一次出现在别人嘴里让他耳朵都不太适应。


李雪说王凯这次露了一手,片尾曲人家唱的。


靳东讶然,他会唱歌啊。


李雪瞥他一眼,岂止会唱,还不赖呢。


靳东点点头说哦。


李雪涛涛不绝:就是人太老实,试音的时候懵了半天来了段花房姑娘,哎呦喂你说这个套路不搭戏啊,差点没弄成。


靳东一个没忍住,笑了。


李雪不明就里,那么好笑?


靳东摇头,他笑得越来越大声,眼角褶子都藏不住,弯下腰直拍自己大腿。


 


那首老歌在他大一那年再次发行,几乎风靡过了整个儿的千禧年。全中国不光靳东,多少少年人抱着吉他不着要领的声嘶力竭,他们向往远方,向往未曾谋面的大海,他们那么年轻,年轻得除了大把浪费的时间,除了错过一个又一个的人之外再也剩不下什么。




彼时的靳东干了今年夏天里的第一杯扎啤,他摸着有点扎手的下巴,忘了接李雪的茬儿,反而不由得去想王凯这人外表像啤酒,里面则换成白的。


啤酒解暑,白酒上头。


真是后劲绵远。


 


 


 


隔天早上靳东在自家沙发醒来,眼角的余光瞄到旁边立着的那把积灰的破吉他,不知什么时候被人擦亮了,正柔柔地反射着清晨稀薄的微光。


 


他给这光亮晃着眯起了眼,慢吞吞翻出手机点开那人的头像。


照片上的王凯竖着两根手指,冲着镜头不要钱一样笑得见牙不见眼。


靳东把那张照片看了又看,看着他笑,他自己也跟着慢慢咧了咧嘴。


 


小孩儿,我有点想你了。



评论

热度(292)

  1. Noooooone四条下划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