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oooone

沉迷美色,不可自拔

【东凯】花房少年(10END)

四条下划线:

10.


 


等他们再见面时已经是秋末了。


电视剧播出后反响热烈,靳东连带着也被抓去搞了几个见面会。他一个男N排期已经十分难得,几位主演的行程密度可见一斑。


照理说他和王凯是碰不上面的,可他这会儿知道了事在人为,他找李雪连蒙带拐要了行程,可疑程度堪比黄牛,终于赶在活动结束后偶遇了一场王凯。


当时王凯从台上下来往后台走,一路谢谢谢谢躬身对工作人员致意,走到头儿抬眼一看,靳东手捧两束鲜花迎了上来。


一束递给跟他搭戏的女演员,对方满脸惊喜的接了,另一束给王凯。见他没反应,女生笑着打趣,今儿排场可大啦,师兄给师弟送花,瞧把师弟激动坏了呀。靳东笑容满面地附和,可不是呢,师弟脸皮薄。


寒暄一番女生回去卸妆,过道上人来来往往,王凯堵在那儿也不是办法,于是低了头想避开:“我先去趟卫生间。”


靳东嗯了一声,“刚来我就想去了,不熟,正好你带我。”


王凯心里烦躁,催生窘迫,步子迈得特别大。


靳东在后面不疾不徐跟着,走廊到头,王凯又不走了,在转角的吸烟处摸出烟来,他指间有了一点微黄的痕迹。


靳东跟着停下,从容把烟夺了,换了那束花塞在他怀里。


王凯就那么冲他吊起眼睛,怀里一束葱郁的洋桔梗和尤加利叶显得有些安静地可怜。


趁着四下无人,小狮子秉性就要暴露。


“你干什么?”


靳东不着急答,将烟叼在自己嘴里,点燃又吸过两口方才调转给他。


对方哪里肯接,大约条件反射一样地紧了紧手中能抱着的东西,小幅度向后躲了一下。


靳东倒也不介意,自己重新抽了起来,认真要和他聊家常的样子。


“见面会怎么样?”


“挺好的。”


“你下场去哪儿?”


“成都。”


“再下一场呢?”


“好像是厦门吧。”


“哦,我下场济南了”


“嗯….”


“再下场天津。”


“…”


“最后在北京,你得去吧?”靳东食指弹弹烟,“要是不想去了也趁早把钥匙给我,我这回家翻抽屉总见不着备用的,怪不适应的。”他说完单扯起一边嘴角,眯着眼笑着冲王凯喷烟。


王凯脸上闪过一点惊讶,接着换成恼怒,最后他有点着急的去翻口袋。他动作大,怀里的花跟着簌簌发抖,一阵清香不合时宜的散开。


靳东看着王凯一通乱翻,底朝天也见不着那串拴着一个小仓鼠的的钥匙。


“估计在行李箱里,我回去找找,”王凯让过他就要走,话都说不利索,“总不会丢了,要是真丢了我赔…..”


靳东扔了烟一把搂上这人想逃的身子,臂弯收紧的幅度也很生疏,这死小孩儿又瘦了。


他也不是存心逗他,他现在算是看明白了,人类进步到今天,男生爱揪心上人的辫子这毛病仍旧没有什么长进,浑呐。


“还真赔啊,我就要那一把你上哪儿找去?”


“我爸爸有朋友是做家装的,我回头问…”王凯瘦是瘦了,手劲儿还是大,没轻没重掐的他生疼。


“行了,又倔什么呢。”靳东嘶嘶抽气,就是不松手。


可不是不能再松了吗,不定又要跑到哪儿去。


王凯那边不知是挣累了还是听见他吸气的声音,终于停了。


 


靳东换了只手把王凯转过身来,对方仍不肯抬头看他。


花掉在一边。


靳东去花店的时候小姑娘殷勤过来介绍,说先生买花啊,靳东说嗯。小姑娘带他去看,如数家珍,百合淡雅,玫瑰浓烈,问先生想要什么样的花啊。


靳东看了一圈都兴致缺缺,直到看到眼前那么一小束青绿色的植物,花圆叶圆,跟王凯这个摸不清,随着性子滚来滚去的圆圈圈实在相像,他这么想着就笑了出来,说就这个吧。小姑娘忙帮他把花儿拿出来,一边包一边找话,先生买来送爱人的吧。靳东笑的更厉害了,说是啊。


后面人家还好热情的介绍,介绍花语介绍保存,靳东心不在焉的听,满脑袋都因为那句陌生人面前不加掩饰的“是啊”而不好意思起来。


 


此刻他俩埃得近,但靳东觉得没有任何时刻比现在这样更远了。


他督促自己必须说点什么,必须说,可他的话大概都在这几个月的等待里被消磨光了,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什么都不说,他能懂吗?


 


半晌王凯先开口了。他抹了把脸,脱力似的。


“…你也差不多点儿,本来都要忘了……”他眼神埋怨,可靳东没想过他会来这么一句,心想你再装,出口就不客气:“忘什么呢,不是偷偷回来还给我把吉他擦干净了。”


他声音略高,部分因为很有底气,可王凯几段沉默足够将那点自信抽光,此时则多少为了壮胆。


见王凯不说话,也是带着点着急,抓着人家就问:“你喜欢我?”


王凯一双原本就大的眼睛难以置信的睁了睁,好像在说哪有这样的。


“别闹了…“他很困扰一样,”我都不记得了。”


 


这就不记得了???


王凯看着他,特真诚的重复了一遍,“真不记得了。”


他爱这个人像是磨一根针,一点一点想,一点一点念,到后来针都要磨没了,他快不记得,不记得也好,对谁都好,他该努力工作,好好睡觉,他以前不都这么过的吗,可靳东怎么偏偏又来?


靳东此时只当听不见,干脆扶正王凯的脑袋,打了发蜡的头发僵硬硬地,远没有记忆里触感毛躁,他将额头抵上去,由衷羡慕起电影里这样就能读心的角色来。


“不是还悄悄问怎么办呢?我都听到了,”靳东神情转为十级严肃,“亲我一下,我跟你一块儿想办法。”


 


这里随时可能有人经过,可靳东竟然在这儿不顾不管地讨一个吻。他额头抵着他的额头慢慢磨蹭,鼻尖快要触上他的鼻尖,他这么这么大一个人,聪聪明明活了小半辈子,此时却还愚蠢的兜兜转转不知道怎么说爱。


王凯整个人都没了脾气,想靳东这个人,要杀人要放火都该死地沉着一把能去录有声读物嗓子,怎么能好像全天下的理都在他手上一样不慌也不忙呢。


他早就不是能站在小店门口用一双眼睛跟他表白的年轻人了,那么多年过去,他什么都不怕可也什么都怕,这个人一出现,他就一点儿办法也没有了。


一点办法也没有,真的。


他想笑,又觉得鼻子发酸。不留神,真就笑了出来。


靳东忽然松开他,眼睛一闪一闪。“你笑了?”


王凯还是笑,他笑的特别无奈,笑的靳东心里发软。


“那…抱一个?”


他向他展开双手。


 


距离毕业,距离那首歌和那时候的小师弟已经十几年后的靳东早就见过了远方的大山大海,他走着从没走过的路,没有花房也没有姑娘,前半篇的歌词被他揭过了页,你问他明白了吗,他也说不上来。他早就不抱着吉他唱那些个花里胡哨的情歌了,可要是王凯愿意听,他就还想给他唱,就用那把小破吉他,问他自己弹的还行吗,他要是说不好,就把他按在床上揍屁股,揍到他说好为止,顺便还要得寸进尺的问问你当年干什么喜欢我啊。尽管八成他俩谁也答不上来。爱是什么呢,谁知道,谁在乎,他如今不过结结实实想把一个小孩儿放在心尖上。


 


靳东头埋在那人肩窝,用力嗅了一下,蓬勃青翠的生命力,像他稍纵即逝的花儿,像他从前往后的每一个夏天。


王凯被他按在怀里,不爽地动了动,他抱的那么紧,害他终究没挪开。


 


 


 


 


《花房少年》


完。








————————————


本来有挺多想说的但...忽然一句也说不出来啦。


谢谢你们在,咱们下篇东凯见:)

评论

热度(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