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oooone

沉迷美色,不可自拔

【东凯】年轮

四条下划线:

AUAUAU


不完整的小段子


想到哪写到哪


  


 


1.


 


王凯在朋友圈里收到靳东的第一个赞时其实是真不在意。


当时他正挤在过道上吃泡面,周围一伙人跟他一样的戏份,台词是个“啊”就不错的那种。


微信上一颗赞,简单的很,连微博上那颗小红心那样红的人眼热都不至于。


 


他夜里聚餐回来,酒精一般不太上他的头,只上脸,没喝二两就那一股粉色就开始一路从脸颊染到眉梢。


他毕业后这段时间四处接了一些小角色,忙了起来,网瘾少年生生送去戒网所一样,根本没有时间发朋友圈,这么想来靳东那一个孤零零的赞就显得十分扎眼了。


他往床上一躺,点开那条朋友圈。是他去年毕业典礼的后台照。他抱着好大一束花,脸抹地像面粉里滚过一圈也挡不住他笑的灿烂,配文是“丑丑的,毕业啦!”


靳东就这么隔过往后一年里十来条其他消息,连凑巧手滑都不能解释的在这条下边按了一个赞。


 


王凯丢开手机,心想他这是干嘛呢。


 


 


2.


 


年底王凯回家过年,吃了年夜饭往沙发上一靠,继续吃他妈妈洗好的葡萄切好的橙子。那时候他开始懂回家是福,抱着抱枕靠在沙发背上自拍了一张发朋友圈,附文衣带渐肥终不悔,前一条是他妈做的一桌菜,仇恨蹭蹭拉的特别稳。


电视里春晚闹的正欢,他吐了葡萄皮说妈妈这葡萄难吃,下次别买了。


他爸就敲他的头,还不是你要吃的,大冬天的葡萄能好吃吗!


王凯嘻皮笑脸去蹭他妈,说妈我爸在您眼皮子底下欺负我,您也不管管。


他妈也是惯他,自己尝了一个有点着急,怎么能不甜呢,说着又剥了一个塞进王凯嘴里,你再尝尝,不甜明儿我找他去。


王凯嘴里塞了好大一颗提子,话也说不清,嘟囔大过年的您去哪儿找人家呀。


他笑着去翻手机,一溜赞中看到靳东一条留言:小孩儿,找个时间聊聊天吧。


王凯咕咚一声,把嘴里的葡萄皮整个咽了。


 


偏偏他妈正凑过头看,跟谁聊天呐。


王凯乖乖答,东哥。说完也不私聊,就在朋友圈下边光明正大答他,行啊,哥没回家过年吗。


一抬头,他妈眼神特疑惑,哪个东哥啊?


王凯收拾东西往自己屋子走,就那个,原来咱们院儿的。


他妈还想不起来。得是他爸推眼镜,能有哪个,拐了你儿子去北京的,靳东。


他妈这才点头,哦——完了又要戳王凯脑门儿,不学好,人家要考北影当导演,你就要去,人家考中戏当演员,你还是跟着改,北京那么远,当演员那么累,你看看我儿子瘦成什么样啦——


王凯躲着嚷,妈,那都多久以前的事啦。我现在不是挺好的嘛。


别管多大的人,回了家照样是个小孩儿。王凯从沙发这头滚到那头,好不容易躲开了,此时手机一响,靳东一条私聊。


别的也没有,黑漆抹乌的一张图片。王凯立在沙发上点开了,使劲往大放,隐约看到一线蓝,几点闪。


“我这儿头顶上的星星    给你看看”


他蹭的从沙发上窜了下来,捧着手机往屋里走。


他妈在后面跟他爸念,颇自豪似的,儿子长大了从喊哥们儿的方式就能看出来,小时候不还叫人家靳东哥哥呢。


王凯扭头喊,妈诶。


 


 


3.


其实真不怪他妈不记得靳东是谁。小时候的玩伴都属于必然中的偶然,一个小区就那么几个小孩,排列组合一下谁没去谁家吃过两顿饭啊。但王凯和靳东是怎么熟到一个被家里抽过两皮带另一个就知道今天踹他下脚要在什么地方的这种程度,又怎么陌生到王凯都踏上工作岗位一年才收到对方一个毕业赞的关系,就是另个偶然中的必然了。


他跟靳东差不多有五六年时间没见。日期估的这么不精准,大概确实因为不放在心上。只从报纸电视上看到他出道了,拍戏了,拍的怎么样,最近又怎么样,王凯从没去打听过。因此此时中间横着几年时间,实在找不出太多话题。


王凯把那张图点开看了又看,手机反射着他一双瞪大的眼。


“这星星真亮。”王凯没话找话。


“嗯  西藏的天空很纯净”对方答。


王凯听他在藏区,稍微有点惊讶,猜靳东估计是拍戏赶不回来过年。又不知道怎么接,想了想说:“东哥拍戏辛苦,那边跟咱这儿有时差吗。”


问完才想两眼一闭,觉得自己不能更蠢。


可靳东回的正儿八经:“理论上一个东八一个东六   两个小时  我这儿按你的时差算快十点了”


王凯咧了咧嘴。


“拍戏要拍,年夜饭总该吃的吧。”


“吃过  难吃  以后我要是去当导演   把你也带上  过年咱就好好过年  不搞这些”


这人打字简直古板如教科书,并且惜字如金,从不加标点符号。


王凯笑了。


他忘记的东西太多,而留给他的却太少。以至于这种感觉像读一本熟悉却崭新的书,从没有母本的字字句句里推敲揣摩起来。


王凯要中考那会儿靳东已经高三了。


那个没有手机短信的年岁里靳东是怎样带着一种奇特的,蓬勃的激情亲口描述过自己未来的志愿王凯已经不太记得。他从来尽量试图让他们显得毫无关系,此时这样把陈年旧事随口一提,王凯只能当他拍戏间隙太闷,顺着话乐,“行呀,导演有了,演员有了,剧本儿是什么呢。”


那边停顿一会儿,“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王凯回了个行,顺手就发了语音。


结果靳东那边大概是没信号,折腾半天挂了,回他一句你手机号给我。


外面的炮声透过窗子传进来,变成一种惹人心慌的闷响。


于此同时电话接通了,王凯捂紧一边耳朵,他听到靳东说“小孩儿,新年快乐。”


 


 


 


4.


那天年夜里王凯没下楼放炮,中间妈妈过来问了一次,王凯窝在床上只说不太舒服。又怕他妈担心,说没事儿明天就好,明早上给您二位请安去啊。


他为了伪装成早早睡觉,熄了灯,连台灯也没开,蒙着被子跟靳东讲电话。


 


靳东的声音不大,因此王凯紧紧将耳朵贴近听筒,才无一遗漏的捕捉他的停顿和换气。靳东可能并不如他给外界形象一般沉默少言,相反的,他说了那么多话,说的王凯的耳朵都开始发疼。


他非常拙劣的跟他说从前有一男一女,咱先叫他们A和B。王凯哦了一声,就猜这事儿要往靳东身上靠。


靳东将他这个剧本描述的十分详细,说照设定A是个小B一届的女演员,上学那会儿见过几面,人长得好看,一双眼睛又清又亮,只是性子孤傲,不爱搭理人。


B大学那会儿在外面租房,冬天的北京飘着鹅毛大雪,风也足够的大,他骑一个自行车,看前边一个裹着羽绒服的A抱着课本,估计也是学生,走的摇摇晃晃,B完全出于好心,骑到人家旁边问人哪个系的,要不要搭她一程。结果人看他一眼,继续晃晃悠悠往前走了。


几年后B拍戏,晚上回家见前边有剧组的人落单,沿着马路慢慢走,他靠过去开了车窗说捎人家一程。


姑娘冲他笑得客气,不用了谢谢哥。


B只觉得这场景特别似曾相识,脱口一句,那年冬天校门口穿一个鹅黄色羽绒服的是不是也是你啊。


A挺疑惑地看着他,眼睛慢慢亮了。


 


靳东自忖是双商具佳的典范,可这会偏就蠢的一塌糊涂。


他到后来甚至忘了AB这俩掩耳盗铃的代称,说人家是个好姑娘,大学那会儿有男朋友,现在这会儿有老公,特别顾家才不会乱跟我走。


王凯听到靳东用一种特别缓慢的声音说,这样不好,也不能这样,我知道,但是啊….


是啊。不好。谁都知道。


怪不得人家都说这么玩手机费眼,王凯想,他到这会儿眼睛才觉得刺痛起来。


他也明白他不是想听什么安慰,更不是要听什么办法。他就是一个人在年夜里闷的慌,这种四下寂静的夜晚谁也扛不住,就是靳东也不行,他只是想找人说说话罢了。


 


屏幕在被窝里亮起来,萤火虫一样。王凯闷的缺氧,他使劲按了按眼睛,拖长了调子:“哥,你也太过分了,大半夜找我说这个,你知不知道——”


他停了停,翻了个身,背后是窗外不断腾空的烟火,在面前的一片漆黑上交替打下光亮来。


谁都知道,但是啊。


他拿手指戳着一小块床单,慢悠悠说完,“知不知道我这儿深更半夜连财神也接完啦。”


 


电话那边没声了,只剩下电流刷刷地响。


“是哎,好晚了吧,你——早点睡觉。”靳东挺不好意思的,笑了两声。


“这就完啦?”


“怎么,还得给你包个红包啊。”


“那可不。”


“行,你乖乖去睡,醒来就能见着。”


 


外面冲天的烟花一声一声照亮他的房间,间隔着一下,又一下,将他循环往复丢进黑暗。


王凯电话丢在一边,握起拳头朝自己心上砸了两下,像木刻的一样,砰砰闷响,不会痛。


 


 


5.


王凯这一个年过的舒服,心宽体也跟着胖,年初三他跟着爸妈去别人家串门,进门就被一个小胖墩冲的一个趔趄。


他从来就招小孩子喜欢,侄女黏在他身上不撒手,硬拉他歪在沙发上看奇怪的卡通片。小孩子细弱发黄的头发埋在他怀里乱撞,王凯被挠的痒痒,乐的直喊小丫头你变胖啦。


小丫头头一抬,特别认真地说妈妈说是因为我在和肉肉谈恋爱呀。


王凯笑的更开了,刮刮她鼻子说你哪知道什么叫谈恋爱呀。


小丫头还要再说,王凯手机叮咚响了。


不知道是多么天大要紧的事,王凯还是接了。就当他闲。


他皱着眉头听完那边蹩脚的开场,边摸小侄女的头发用嘴形说小舅等会儿再陪你玩儿,一边起身往里屋走。


“就半个小时啊,我这儿都快开饭了。”


 


小房间里信号不好,电话接通后断断续续听到靳东那边说听得清吗,王凯挤着眉头四处转圈圈,好容易找到一处不断的,忙说听得见,听得见。靳东的声音隔着电流传过来,隔着许多年的时间传过来,重新变得清楚,变得熟悉,像他讲的,雪山脚下冰封的隆隆流水。


王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准备听他那风花雪月的AB故事。可那天靳东倒不给他独角戏似的讲了,他改说他住什么样的地方啊,改说当地的天气啊,时间变的格外缓慢,西藏高纬度特有的日光透过电波流淌过他窄小的房间。


王凯来回踱着步找信号,时常是靳东说着说着就是一阵忙音,他应着声,偶尔听到稀罕的还问两句,不能断,一断那边就要问,“你听我说话呢么。”


王凯也是嘴欠,问他今天怎么不讲你的剧本啦。


靳东嗨了一声,又吸了口气,比年夜那晚局促似的洒脱,讲什么呢,我都想清楚了,这是个悲剧故事。最后一个镜头就该是当年还是个学生的A,一个背影,就在咱们系那走廊里,背后是光,她笑着冲镜头挥了挥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王凯吸吸鼻子,说那哥你得加把劲,你要拍,我就去你剧组,待遇得优厚,咱逢节假日就休息,不许拖欠,我给你当个场务都行。


靳东嘿嘿笑,说嗯,嗯。


 


门被人打开一条小缝,小丫头露出眼睛喊他,小舅舅,吃饭啦。


王凯冲他挤挤眼睛比食指,嘘。


小丫头乖乖听话,关上门蹦跳着去喊给他姨妈,小舅舅在跟电话谈恋爱呢。


外面一桌大人哄笑,你懂得什么是谈恋爱呀。小孩子眨巴眼睛,就是小舅舅喜欢的呀,喜欢的像肉肉一样分都分不开啦。


 


窗外还有小孩儿在燃炮仗,门外的亲戚们收拾牌桌的声音哗啦哗啦响。靳东的声音变得模糊遥远,冬天的太阳晒进来,王凯摊开一只空着的手去接,一片稀薄的日光晒化了他木质的心,反而好像被塞进一团棉花,又空又软。


靳东那边大约也是有人叫他补镜头,王凯听到他拿远话筒喊了一声马上来。


“快去吧,我这儿也要开饭了。”


“行,”靳东顿了顿,作出挺恼的声音,“你这小孩儿一点不关心你哥,怎么不问问我要给你找一什么样的嫂子呢。”


王凯笑了,“用得着问吗,你想让我知道就迟早得告诉我。”


信号又变得很差,呼呼的声音,像是风,又像是靳东也在笑。


 


 


6.


 


后来靳东结婚了。


喜帖第一个给王凯发,那边回的是一段语音。


背景嘈杂的很,大约是拍戏空档,王凯的声音却很平淡清晰,他说我尽量去,尽量去。


靳东说你别尽量,你必须来。


王凯却不接话,他只说哥,这是件好事。


天大的好事。


 


 


婚礼在老家办,顺了二人的简单,应了两边父母的传统。那天靳东站在门口迎宾,他正是大好年纪,头发梳得光整,时光也未来得及给他添上细纹,逢谁都笑,眼睛露出些好看的温情来。


来的人有他同学,也有同事,他们一对站在门口,新娘是哪位,有什么过往,其实没太多人真去细细盘问,大家夸他们郎才女貌,祝的是百年好合,幸福美满。


 


等到正午,司仪来请新人回里边准备准备,女方搀着他小步子挪了挪脚,说高跟鞋穿着特别累。


靳东托着她手臂,低头说那我先扶你回去歇歇,人还没来齐,我再等等。


两人正要转身,远处车上下来一个人,黑西服,白衬衫。像是让他眼熟的模样,可像这个字本来就足够陌生了。


靳东停住脚步,定了定才看清是他一校友,跟王凯同级的师弟。


师弟还跟他搭过戏,算是脸熟,靳东笑他快要迟到,等会儿得罚酒三杯。


“我以为你跟王凯一块儿过来呢。”


“王凯今天赶不回来了,礼金托我带来,还让我求求情,说东哥别怪罪他。”那师弟笑。


“哪儿能呢。”靳东摆摆手。


前边人忙着最后检查一遍引线,靳东拿手遮着新娘的耳朵,笑着冲她比口形,说我们回去吧。


礼炮鞭炮被依次点燃,声音嘈杂纷乱。新娘子挽着他,他们那么近,可靳东连她说什么都听不清。他皱了眉头,依稀想起许多年前他在西藏,年夜里听到手机那边也是这样的动静。


 


 


7.


他也是很久以后才看到那张照片的,发在朋友圈里,就在他婚礼那天。


照片上是一条空无一人的走廊,很熟悉,青年站在那里,逆着光,日暮的光线从他身后纷涌而来,他脸上的表情反倒看不清了。


 


大概是在笑着的。


 








《年轮》


完。



评论

热度(336)

  1. tuhlomn四条下划线 转载了此文字
    怎么又转到首页来了...开头吃葡萄那一幕我就说怎么感觉那么熟悉,像第一次看那样一口气直接看到结尾,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