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oooone

沉迷美色,不可自拔

1936番外一则

桃叶渡:

只露出冰山一角的虐,才是真虐。


尺子:



11111111111000000000:







居然错过了




盂兰变:







实在太忙了,没空本宣,就在这里再呼一次:1936的纸质版估计就是一发完,月底放出预售和尾款的链接,四月初截单之后,我们按照大家的订制数量下印,除了留出一些丢件污损退换的余量外,不会多印。所以,希望大家记得在预售和尾款结束之前,相互转告。




订金在此




 




殊途同归




 




关键词:《爱》的AU




补充:因为太忙了没时间写,直接把脑洞大纲扔上来。这个番外和1936一以贯之,在我的故事里,这两个人不会死去,然而却会无数次的面对死亡。如果说青年明楼和明诚努力与之搏斗的,是大写的历史;那么也许到了这个番外里,他们与之搏斗的是自身。




这个高速公路的脑洞基本是个标准电影的容量,因为可以利用枯燥的开车旅程,插入大量的回忆闪回(没错,还是我最爱的意识流),所以从内容到写法上,它必须都是1936的后续。




 




摘要:80年代中期,明诚某个夜晚从布鲁塞尔连夜开车回巴黎,车的后备箱里有一盒凝血剂,但在回程路上因为疲劳驾驶,明诚出了车祸。




 




开场:“也许到了某个年龄,人竭尽一切所能,也不过是survivre活着而已。”




 




高速公路的路灯疲惫地接连向后退去,明诚一个人开车连夜从布鲁塞尔赶回巴黎。他和明楼久别重逢,两个人都已不再年轻。他头发花白,两颊瘦削,然而仍旧腰杆笔挺,眼神坚定。从UNESCO退休后,他曾在SNCF兼职过一段时间。青年时代的爱好,演变成枯燥晚年生活中的某种纪念。为了纪念曾经有人和他一同乘慢车去看丰水季的罗讷河,也为了纪念曾经有人说“如果没有如此发达的铁路线路,那么大屠杀的实行不会那么容易”。




重见明楼对他而言,完全是个意外。本来已经做好了永诀的准备,然而却在已经彻底忘记希望这个词的时候,再次见到这个人。明楼45年之后的故事,他多少能知道一点,尽管细节多少是靠推断的。




从病历上进行严谨的推断和构想。他和明楼在青年时都接受过完整的学术训练,抽丝剥茧,还原真相,本来就是他的拿手好戏。




两个人在45年之后本来是一次机会能够在日内瓦见面的,但是约定的时间到了,明楼人没来,从此音信全无。他多等了一周之后,失魂落魄地回到巴黎,八个月之后收到一本拉辛。打开看,果然已经撕破了。




 




高速公路上排列整齐的灯光依次从他脸上扫过。明楼对他说,请他帮自己一个忙。镜头推近,明诚咬紧牙关。




他的逻辑训练是在索邦完成的,因此很多事情对他来说,太过明白。




但现在明诚有点儿恨自己太过明白了。




明楼的意思非常明白,巴黎做不到的事情,换个国家也许就有机会。




 




明诚天人交战、心理建设了一个晚上,最后在明楼的那句话面前,一败涂地。




”也许到了某个年龄,人竭尽一切所能,也不过只是survivre活着而已。”




然而,作为一个曾经行动力爆表的有志青年,决定了的事情就应该马上去做。




三天后,他在布鲁塞尔靠着伪造的证件,拿到了明楼要的东西。当天晚上,连夜开车回巴黎,和他一起回巴黎的,还有一盒凝血剂。




 




天慢慢亮起来,巴黎已经不远了。明诚内心忐忑,但表情坦然。他回忆起许多事情,想起这快四十年里世界格局的风起云涌,他们走过历史的风口浪尖,但最后孑然一身需要面对的,却仍旧只是自己。




背景音乐舒缓,明诚闭了一下眼睛,吐出口气。




镜头翻转。音乐停止。




车祸现场。在混乱的救援送诊途中,明诚短暂地清醒过一次,他很快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镜头定格在他微妙的表情上,随后拉远。 




END




 




 




 




注:凝血剂是实施安乐死最主要的针剂。




 




 








评论

热度(33)

  1. 明央盂兰变 转载了此文字
  2. 静水深流11111111111000000000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碎碎念
    前段时间跟yc曾经聊过这篇文,说孟兰变的文稿看得让人难受,因为这已经是另一重意义上的殊途同归了——甚...
  3. Noooooone桃叶渡 转载了此文字
  4. 档案库11111111111000000000 转载了此文字
  5. 逆向倒带桃叶渡 转载了此文字
  6. 桃叶渡伊人心海 转载了此文字
    只露出冰山一角的虐,才是真虐。
  7. 伊人心海11111111111000000000 转载了此文字
  8. 11111111111000000000盂兰变 转载了此文字
    居然错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