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oooone

沉迷美色,不可自拔

[蔺靖] 道不同 章贰


-沿用原著(?)年龄设定,比如萧景琰长蔺晨九岁。
-有私设,大体不影响全文走向。
- 各位看官请不要大意的给我指错呀,知错就改我是一个好孩子!







     嶰管变青律,帝里阳和新布。

 
    
  

     今夜除夕。

   
     众皇子在行过礼后,跟随高湛进了大殿,纷纷落座,这是一年内难得的皇家团聚,梁帝面色红润,皇后端庄的坐在身侧,辰妃笑着与其他嫔妃说着话,年幼的皇子的清脆童声拜年在殿上回响,纪王爷眯着眼听着乐声,手中还时不时敲着节拍。

     或许只有在这时,这皇家,才能有几分人情味。

     面对满室温馨,萧景琰却心不在焉,今日一早便收到消息,说是静嫔不慎染了风寒,而小殊在林府过年,此时殿上这么多人,竟找不到一个可以说说话的。萧景琰看着大殿另一边那张空空无人的坐席,心中挂记着母亲的病,盯着饭菜发呆。

     好容易熬到了夜宴结束,回到祁王府中,本应歇息了,但萧景琰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一直睡不着,索性披衣起身。

     因着是除夕夜,祁王府挂起了花灯,彻夜不息,萧景琰借着灯亮,兜兜转转,竟是走到了一处梅林下。

     这梅花原是下面的官员去年挑了好的进贡御前,由皇上赐给了祁王与辰妃,祁王便命人栽在了府中。

     梅花开得极好,散着幽香,朵朵粉嫩,又由大雪与灯火衬着,愈发让人心生喜爱,可惜萧景琰并无什么赏梅的爱好,只是干站在那儿。

     直到一团淡蓝色的小小身影在梅林闪过,将萧景琰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

     “谁?” 萧景琰警觉道,几步追了上去。

     那团身影停了下来, 萧景琰仔细一看,竟是个孩子。

     孩子怀中抱着一只兔子,仰起脸,带着一丝惊慌,不说话,看着萧景琰。

     这是…… 萧景琰思索了下,近来祁王府没有什么新进人员,除了琅琊阁送来的一个孩子。琅琊阁他从小殊嘴里听到过,说是知天下事,还有句什么“一卷风云琅琊榜,囊尽天下奇英才”,当时觉得不甚可信,哪有人可以知天下事,囊天下才的?后来突然从琅琊阁来的这个孩子,以为是质子,却又被父皇命祁王兄带回了府中,神神秘秘,叫人好奇。

     “靖王殿下。”蔺晨看到这人腰间挂着的玉佩,一边规规矩矩的行了礼,一边按住怀中挣扎的兔子,一本正经的开口,“我是蔺晨。”

     萧景琰见蔺晨明明是一个小孩,却装着成人一般严肃,言语间透出稚嫩,不由觉得好笑,脸色柔和了几分:“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今天除夕,往年都是要和爹娘一起守岁的,可今年到了金陵,祁王府不守岁,又想念爹娘,睡不着,只好出来走走。”蔺晨努力模仿私塾先生的语气,想让自己不露怯。

     萧景琰听了,又想起了生病的母亲,沉思着不开口。

     蔺晨见萧景琰没注意到自己,心下放松,四处张望,正欲折几技梅花偷偷溜走,手刚触到花瓣,就听得萧景琰轻咳了一下:“王妃嫂嫂最是喜欢这处梅林,命人日日照料,还是不要折了。”

     蔺晨讪讪收回手,又听到“日日照料”,撇撇嘴,心道这梅花本就是不惧严寒的花中君子,日日照料反而糟蹋了这份品质,失了傲骨。

    这么想着,他一抬头,正对上萧景琰的眼晴。

     圆溜溜的眼睛。

    
     他又低头看着怀里的兔子,也是圆溜溜的眼睛。

     萧景琰正想让蔺晨回房睡觉,却听见对方一声肚子响。

     又听见一声,这回不是蔺晨的,是自己的。

     都饿了。

     过了几秒,蔺晨先憋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萧景琰也忍不住笑,随即正色,心思顽皮起来,明知四周无人,还是压低声音:“想不想去寻点吃食?”

     蔺晨神色一亮,露出了孩童本性,拉着萧景琰便往膳房方向去。

    俩人蹑手蹑脚,进了膳房,一个拿着糕点,一个捧着包子,吃的正香时,蔺晨一个没注意,把怀中的兔子放了下来,兔子一溜烟蹿向了角落堆置的生菜叶,丝毫没有要避开中间挡道的蒸笼的意思,一头撞了上去,撞翻了蒸笼,还连带着砸碎了瓷缸,水洒了一地。

    辟里啪啦,足以惊醒大半个府的人。

    蔺晨与萧景琰都愣了,大眼瞪小眼。

   
     呀,闯祸了。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