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oooone

沉迷美色,不可自拔

关于书单

千灯落墨:

盂兰变:



巴黎1936没有书单可以提供给大家,因为作者自己的恶趣味向来担心洋洋得意的书单会暴露拟定者的浅薄。




如果大家真的想读,可以从1936的正文和时间线里找。里面出现的书全部都是真实存在且可以读的。甚至可以说,如果平行世界里真的存在过明楼和阿诚哥这么两个人,那么1936年的他们在巴黎真的会读到的书,很可能就是时间线里出现过的这些作品了




关于1936的章节名,在这里也稍微写一点。并不是希望指导什么,是单纯看到有朋友说买了《苦炼》和《窄门》,我觉得有必要稍微介绍一下1936里出现的这些名著的打开方式。




《人的境况》:这本书估计是最容易让读者感觉到挫败的。首先也许是目前能够看到的全译本不是特别的精致,我曾见过一个马尔罗研究的小册子,里面《人的境况》的选段就翻译得更从容些。其次这个故事不能按照现实主义的读法来读,马尔罗虽然对中国有好感,但事实上恐怕他并非真的来过中国。他去的应该是那时候的印度支那,所以小说里很多所谓发生在广州或者上海的事情其实以中国读者的角度看,是很失真的。其次,马尔罗这本书为什么可以在当年就获得龚古尔文学奖,我想还是在于小说在隐喻的层面上传达的一种世界观。一种事物的意义在于行动中的类似前存在主义的价值观。所以,这部小说如果读懂了,是很能打动人的。阿诚哥在第一章里读到的是关于痛苦的段落,但是他和明楼交谈时表达的观点是“很动人”,这个评论结合后来他和苏珊的往事来看,是很意味深长的。明楼在蒙田的雕像下,想起马尔罗小说里的两个核心段落,也是另一个层面的隐喻。里面有很让人心碎的东西,但也有让人觉得很激动的东西。




《苦炼》:看到有朋友说买了尤瑟纳尔,我希望没有给你带来太大的阅读阴影。尤瑟纳尔可能是所有这里出现的作品中最难读的。因为作者本人太强大了,所以作品里的十分之九是在水面下面的。作为一个女作家,却永远只写纯粹的历史小说,作品跨越的时间空间以及作品需要追加的注释让人瞠目结舌。读者如果不了解她的风格和她的抱负,很可能会读伤。希望我没有剥夺购买了尤瑟纳尔的朋友未来阅读她的权力。




《墙》:萨特的这个集子,我貌似在第三章的注里面交代过。我第一次读到它是在中学时代,那时候完全不了解存在主义是啥。就觉得这也写得太好了吧。现在读过萨特别的作品回头看,我想如果要我推荐一本萨特的书,除了《文字生涯》,肯定就是《墙》了。尤其是那个同名短篇,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对信仰和命运还可以这样写。我们过去对信仰的讨论都太理想化太玫瑰色了。




 




(后面的章节名如果写出来日后再补充)




《》


评论

热度(97)

  1. 飘飘飘阿飘JCJJc 转载了此文字
  2. Noooooone千灯落墨 转载了此文字
  3. 红烧鳙鳙鱼盂兰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