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oooone

沉迷美色,不可自拔

关于这一段,其实我是这样想的

树懒:

豆馥:



番外大雪的另一种打开方式。

我觉得这样的明楼和阿诚哥至少比原著番外里的更合理也更平等,明楼试图利用做哥哥的身份假意试探阿诚哥,阿诚哥则打出平等尊重的牌,还给明楼,于是明楼只能祭出杀手锏说我们分道扬镳,但就是这样阿诚哥还是不说。关于革命道路上异性兄弟分道扬镳的情况,我觉得如果两兄弟都是人格独立成熟,自愿加入革命的话,是不可能被轻易说服,且也不会打算去说服对方的。具体可参见周公和他的义弟吴国祯的往事。革命前辈们都是情商齐高分寸感极强的人,哪会像现在某些作者笔下写得那样傻乎乎地有情有义没脑子。

下次再有争议大家都应该找革命前辈们的日记书信回忆录来学习一下先嘛。




baixiaorou:







不方便截图,直接用了糕老师的图。
























假设一、大哥早知道阿诚哥是我党了。
















假设二、阿诚哥不知道大哥知道他是我党。
















假设三、大哥就是要试试阿诚哥会不会招出他就是我党。








































======================================
























明诚的双膝埋在积雪里,双肩也沾染雪屑。
















雪落在他的头发上,融化了,缀成亮晶晶的水滴,却不落。
















明楼的枪顶着他的额头,一动不动,厉声道,“说!”
















明诚咬紧牙关,手里的一张花茶配方被攥得皱巴巴。
















明楼说,“好,很好,你不说是不是。”
















他的动作快如闪电,一下竟将枪口指住了自己的太阳穴。
















明诚一见之下,简直心脏为之停止跳动,什么花茶什么配方,统统抛到了九霄云外。他的双膝一动。
















明楼道,“不许动!”
















明诚喊,“大哥!”
















明楼的手指放在扳机上,面容犹如霜雪,“你说不说。”
















明诚咬牙,“这不是大哥该有的行为!”
















明楼说,“照你说,我该有什么样的行为。”
















明诚说,“大哥你这是——你这算什么,一哭二闹三上吊吗,我看不起这样的人,大哥也不必这样来激我。”
















明楼说,“阿诚,我是真的心寒了。别人欺我瞒我,阴谋阳略,尔虞我诈,我有何惧。可是你呢,你也要这样对我?”
















明诚握紧双拳,只觉得心中苦寒,犹如冰雪天地。
















明楼垂下手,“好,你不想说,那就不说。你有你的苦衷,我体谅,我明白。“
















明诚一愣,诧异的看着明楼。却见明楼转过身,一步步走远。
















明诚心中一惊,喊,”大哥!“
















明楼却不回头,”我不能对着你演戏,你也不必再对着我演戏,就这样吧。你我,各行其道。”
















明诚简直震住了。就算是明楼打他一枪,十枪,打得他鲜血淋漓,也好过现在的千倍百倍。
















明诚膝行几寸,嗓子嘶哑,“大……大哥……”
















明楼说,“阿诚先生,我受不起。”
















明诚不再说话了。
















明楼再走了两步,只听见雪落在地上的簌簌声,身后的人,竟像是连呼吸都没有了。
















明楼站住脚,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告诉我实话。”
















明诚沉默良久,终于开口。
















那声音像是从嗓子里撕出来的,从骨头里砸出来的,从血里一滴一滴熬出来的。
















“大哥,我不能说。”
















明楼闭上眼。
















成了。这最难的一关,明诚熬过去了。
















他转回头,看着雪地里的人,却是蓦然一惊,快步跑过去,一把扶住了明诚。
















明诚的嘴唇斑斑点点,尽是咬出来的鲜血。
















明楼拉他起来,却拉不动,急道,“阿诚!起来!”
















明诚仰起脸来,乌黑的眼珠蒙上了一层绝望的水光,喃喃道,“……大哥。”
















明楼怔了一怔,紧紧的抱住了这个弟弟。
















大雪茫茫,落在雪地上的血迹,犹如一点朱砂。






























评论

热度(184)

  1. Noooooone树懒 转载了此文字
  2. 昔年亦无尘baixiaorou 转载了此文字
    我的天我竟然才看到!!正确的解读方式!
  3. 逆向倒带树懒 转载了此文字
  4. 树懒豆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