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oooone

沉迷美色,不可自拔

【东凯】花房少年(8)

四条下划线:

8.




靳东自忖短短几夜就看过无数王凯镜头假面背后的模样。失控的,混乱的,焦灼的,足够煽情。但无论哪一种都比不过他现在对脸上的水渍毫不自知一样愚蠢盲目的求欢,惹人心跳到一种难过的地步。


明明春天快到,家里也热的厉害,甚至俩人的距离已经近到足够起火的地步。可靳东偏偏想起他刚来北京读大学的第一个冬天里清早看到的,挂在宿舍窗外的冰凌碴来。


反反复复的不断融化、结冰、再融化。放在手心时还没等他稀奇个够,就寒的直刺人心。


 


他因这种奉送似的萧瑟而不得不生出一种不忍的情绪。干脆压了这人作乱的腿警告他安静点。


“别乱动,白送也得分个情况吧你,都他妈这样了。”


都哪样了?他自认为十分清楚这眼泪的含义。


只是话一出口就后悔,王凯真不再动了,像一台被拔了电源的机器。


小狮子变成了小白兔,眼睛忍的通红硬是不肯再哭一声。


靳东不知道他这是和自己个儿较劲,丢盔弃甲偏偏在这上面不肯示弱,仿佛先落了眼泪就是输。其实又哪儿来的输赢呢。


他只当自己话说重了,只能耐着性子哄了又哄。


说是哄不如说是沉默。外面的风声透过窗子漏进来,屋子里得以不是那么静的吓人。


 


他这时才得空把这张脸仔细端详。


这人从第一桌饭出现起不过是让一个名叫王凯的符号亮了亮,而关于这个符号所代表的一切实在模糊,到现在才具化到眼前细致修过的眉,微弱的眼角纹路和干涸的眼眶。


此时王凯没了前些个夜晚里沾着汗的动人模样,又跟他印象里那个毛栗子实在相去甚远,靳东从而生出一种强烈的不确定感来。


而那双眼睛正盯着旁边枕头上一根长长的卷曲头发,再往远处是床头柜上的相框,照片里靳东抱着前女友笑得要开花。


 


注意到他在看什么靳东有点尴尬。


这种感觉类似于前任现任会面的修罗场,而更修罗的是前任和现任性别都不太一样。


靳东从来认为pao友这件事完全超乎他的道德底线。


他这个人的原则就是一切都要讲究为什么。因此它从来不理解一种活塞运动即便它再热烈,究竟如何能发生在两具完全不相干的躯体身上。


但眼下他们之间似乎没有比这个词更贴切的形容了。


所以目前让他走出困境的选择无非是要么承认自己底线的崩塌,要么就去认真想想他是怎么能对一具男性躯体数次发情。


你要说不就是活了三十多年终于发现自己可能是个双有什么大不了的,人研究说了,每个人生来都是双性恋只不过需要有个人来触发云云靳东也实在难以认同。他连自己的行为都解释不了,王凯又怎么就能是那个开关呢?


 


事实上脑子只要去想“不要想我是不是同性恋”,这件事本身就已经够让人手朝脸上一搭叹气认命的了。


 


王凯就是那只想不得的蓝色狮子。


但奇怪之前,就在这个人出现在他面前之前的那段时间里他曾觉得什么都无所谓,自己活的倍儿清明来着。


 


为了消除这种感觉靳东努力找了句话。


“哎..明儿还有活动吧,帮你拿冰块儿敷敷眼?”


那眼睛缓缓动了动,落在他身上。


“不用了,你也早点睡。”


相顾无言就别顾了,靳东搔搔脑袋往出走。


带上房门时他好像听到那人小声说了句“怎么办”。


 


 


 


 


结果那成了他们首个碰了面却没睡一张床的夜晚。


第二天靳东起的早,绕去偏卧看到房门关着,又在玄关看到鞋子还在,这才趿着拖鞋去洗漱了。


冰箱里也没什么吃的,他掐着表估计王凯要醒,溜溜下去买了盒鸡蛋回厨房悄么煎了个蛋,也不知人家吃全熟还是流心的,干脆各来一个,营养。


加了吐司牛奶勉强算作一餐,吐司半数去边,靳东戳那半凝固的蛋黄,心想我这手艺可真是不赖啊。


 


一切准备妥当后他听到里屋悉悉簌簌起床的动静,于是抓紧时间把昨晚准备好的纸条和备用钥匙往桌上一放,贼似的逃离了自己的家。


微信这东西着实不够有人情味儿,纸条足够郑重且亲密,不足之处则是翻来覆去有些浪费。


从“正好多了把钥匙”到“没事儿常来”。靳东一路上都在想自己没拿错吧,留的应该是那张“我去晨练了,记得关好门”。


他百无聊赖盯着电梯往自家车库下,连外头那并不适合晨练的霾都没见着一眼。


 


 


等他在车里打完盹儿回来,字条不见了,早饭却没动一口,早就凉透。


但钥匙好歹也跟着没了,他揉揉鼻子用以遮挡一个翘起的嘴角,在他两个小时前自己拉开的椅子上坐下开始慢吞吞咬那一片吐司。


 


出门前他瞟见沙发旁边立着的那把破吉他,他大学毕业后好久没弹,这会到有心思蹲在旁边看了一会儿。谱早就忘了,歌词许是记得一点。他出神地伸手拨了拨琴弦,不成调子,干涩陌生,落了一地灰尘。


 


那时的靳东还不知道自己未来将有段日子都见不着王凯了。


 


第一天他猜他是赶时间没来得及吃早饭,第二天他看了几次凯凯王的微信框没有消息而群里正在高呼欢迎凯凯王归队,第三天他想这小孩儿搞不好是不好意思呢,第四天他懒得去想了,工作纷涌而来。


天气转暖,从群里的对话来看估计是李雪又开始让他们连轴转,因此王凯的微博有段日子没更新这件事仿佛有了合理的解释。


 


 


 


后来靳东看见微博上有小粉丝发了一张截图,力证几个月前那件绯闻正主儿独自默默承受太多,呼吁大家要更爱这样让人心疼的凯凯云云。


靳东动动拇指点开看,不知什么高科技玩意的软件日期正显示在王凯跟他同睡一个屋檐下,分别两张床那晚的凌晨。


那条记录了凯凯王每隔十几二十分上线一次的时间线下面不少人问什么软件呀,是真是假呀。


靳东张了张口。


他不知道。


 


他不知道这人凭什么固执地来,为什么一声不吭地走,更不知道他脑袋瓜里到底都装了些什么。


王凯这么大一个人仿佛凭空消失了两个月后,靳东这才发现他们之间的维系除了电子产品上那几串号码之外,什么都没有。













评论

热度(271)

  1. Noooooone四条下划线 转载了此文字